纪年25(我答辩完了~~~~)

 黑夜里的狂宴会有谁来?

 

祭台其实不大,一眼就能尽收于眼底,从上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八边形,每边都摆了一个石台,而在左边的一个石台旁有个倒着一个东西。走近能看到依旧是一个衣着华丽的骸骨,显得有些狼狈,似乎是从上方逃了下来的,头冠已经不知去向,衣服破损的得厉害。小哥检查一番得出的结论是骨盆侧面被击伤,导致大量出血,最后死于这里。大概知道这玩意是怎么逃下来,叶修仔细看了看周围,觉得有点寒。之前看到的那个通道里有一部分的特别凌乱的血迹估计就属于这个家伙,也就是说用那个精巧的笼子捕捉的怪蛇离这儿不会远。

 

检查完尸体后,小哥拿起了照明灯绕着台子转了一圈。然后放了好几盏灯出来,浮在半空中,将台子照得通亮。能看到血迹从一个台子开始转辗到下一个,台子上的纹路有被摸过的痕迹,留下一道道的血手印。机关的起始位置已经明了。

走到最初留下血迹的石台前,他伸出手指仔细地摸了摸花纹,能看到纹路被划分到九个格子中,其中几个上有血迹,下个石台上亦如此。总共有五个石台上的格子已经被选择完,而现在的问题是,剩下的三个,或者说两个半怎么处理。叶修左看右看都不知道那堆花纹是啥,但凭着感觉用手指描摹过第六个未完成的图案,大概能得到这段的密码。他朝小哥示意了下后,小哥将左手的手指咬破,涂在剩下的位置。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看得叶修有点牙酸。

剩下的两个石台由叶修估摸着个大概,小哥拍定,迅速地搞完了。完工后,叶修给下面的人打了个信号,然后退回到小哥身边安静地等待。然后什么都没发生,哪里不对。

“联系他。”捏了捏眉心后,小哥道。

讯号很快就被接通,叶修举起摄像头将所有台子上的纹路都扫了一遍,那边的吴邪似乎是闭眼想了想,然后报了一连串的数字,报完就关闭了通讯。小哥迅速地转身回到第一个石台前开始将密码重置,叶修本想祭出自己的手指,但被拦下了。

“准备回援。”他指了指下面,又加了句“太安静了。”

刚才打的信号至今没有回应,下面也看不见灯光,而且之前吴邪的回答也很仓促。仔细回想了下通讯时的情形,叶修觉得哪里不对,然后开始拿着强力探照灯照射周围的黑幕,什么都没有。他回头看了眼小哥,慌了。叶修确认吴邪当时站在一架机甲上,而与祭台差不多高度的机甲并不在可视范围内。更何况,那台机甲的花纹,叶修从未见过。

回给叶修一个安抚的表情,小哥加快了动作。最后一个密码描绘完后,听见一个轻微的动静。

 

站上小型悬浮器时,叶修发现小哥的背上多了一把黑色的古刀,就在叶修有些诧异,并打算拿出却邪时,点明要求他用那把怪伞。吴邪有跟他提过?不过问也没用。

 

在祭台的半腰处起了一片浓雾,光打上去,呈现淡紫色,仪器却显示为可吸入气体,无腐蚀性,无致幻因素,水汽比例较高,导致整个环境伸手不见五指。到达底端的时候,已经如同坠入云层一般,潮湿得快难以呼吸,混着海盐的味道,有一种莫名的甜腻感。声音在这片云雾里回荡,没有回应,似乎是在短短的时间里,人去楼空。

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出于某种目的身后的那位将灯熄灭,根据之前达成的默契叶修也熄了灯,然后撑开了伞,遮住两人的头顶。

 

周遭并非一片黑暗,有微弱的光线从脚下传来,将周遭的浓雾映照成淡紫色。整个空间似乎有风流淌过,浓雾以一种缓慢的姿态慢慢地流动,两个流层的边缘处能看较深一点的紫色,勾勒着风的轨迹。

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一定会往出口走,跟着风就行了。

 

在雾里穿行的感觉很不怎么样,跟何况还得跑着给一位明显体力好过自己的人打伞。机甲什么的这位似乎很是不感冒,所以只得让一叶之秋继续蹲空间钮。

 

很快两人就看见了一处极为显眼的灯光,以及更为喧闹的声响。叶修毫不犹豫地就往前冲,结果被一把拉住。

“仔细听。”

叶修能辨认出示大型设备被启动的声音,夹杂着人们闲聊的声音,偶尔似乎还有机甲碰撞的声音,异常的热闹。但是过了不久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然后同样的声音再度出现,如同一首曲子被循环播放一样,分毫不差的重复。

“前面到底是啥玩意?”叶修用伞柄戳了戳小哥,小声的问。

“海市蜃楼中的蜃楼。”

“这玩意能穿过去吗?”

“它喜欢缠住所有会动的东西。”

“也就说不能?”

“可以。”

“……”

 

 

折腾蜃楼的方式很简单,叶修往前扔了好几个照明灯,往前飞,蜃楼就傻傻地跟着,然后两人就跟在蜃楼的后面。另一队人更多,对蜃楼的吸引力更大。如果在周围蜃楼会自动跟过去,更不用说,他们是否会循着声音而来。

不得不说蜃楼真是异常地敬业,它一边往前挪,一边反反复复地倒带,播放。于是在闲逛之余,叶修开始研究影像中记录的那些机甲。与联赛中的机甲相比,这些机甲制式统一,看起来像是更为古老的军用版本,但是叶修从未见过这一款。出身军事世家,在叶修小的时候,他就基本见全了所有的机甲,但眼前的这些机甲无论军用还是民用的都无法找到类似的型号。简单来说就是这些机甲的外观与叶修他们所操控的机甲相比,看起来就像是人类与大猩猩之间的比较,更为纤细优美,也更为脆弱。这样的机甲不是没有人尝试过,用金属构建骨骼,通过传感与控制系统遍布每一片铠甲,以此来模仿人类的身躯。但本该是世上最为灵活与美丽的机甲,最终还是搁浅了。抛开一系列的技术问题,这样的机甲至今无人能够胜任,因为操作的繁琐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类的极限。

其实也不是没有捷径,那就是利用精神控制。但是这种方法,叶修的评价是残忍。人类的精神系统是极为脆弱的,无论再怎么强大的精神力,依旧撑不了太久,三年即是极限。而且这种机甲极为特殊,采用正真的生物骨骼。在一个叫空间大荒的叠加空间里生活着一种十米高的巨人,用他们的骨头和神经能够造就这样传奇般的机甲。看样子这几台机甲的出现,说明他们已经开始触碰到一直赖以为生的世界的边缘了。

当叶修跟着小哥,开着脑洞思索这一行的根本目的时,他撞上了小哥,或者说小哥背着的那把刀。然后,他听见从蜃楼的另一头传来数声撕声力竭地惨叫声和重物坠地的声音,然后蜃楼如同被惊扰的萤火一般,纷纷扬扬地散开。

就像一场梦魇撕开了它精致的伪装。


评论
热度 ( 5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