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17(我觉得我最近没看科幻文啊)

纪年17

玻璃窗外的深海里下着大雪

 

一直以为被卷入对冲里的感觉,会犹如卷入一个大型的龙卷风中,更具体形象的描述就是卷入抽水马桶的那个漩涡中,不停地旋转,然后一下子就没有了。可什么都没有发生,周遭安静的像是赛前开场的最后几秒被无限拉长,酝酿了许久的风暴还是没有降临。显示屏上画面毫无变化,透过装甲传来的是人耳无法分辨的声音,给人以灾难停止的错觉。绷紧了太久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人就开始犯困。

好奇怪,梦里面居然是和老魏曾经对战的画面。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有点遗忘了。记得那次赢了比赛后是去一起庆祝了,等等为什么有老魏?他不是骂了很久吗。

周围的景致就像是透过蒙太奇的手法,鲜艳却又模糊,坐在桌边的人是谁看不真切,只是隐隐觉得正对面坐的应该是老魏,不对他只是穿着跟老魏一样的衣服。其实一开始就应该觉得不对劲不是吗,为什么老魏首先会找一个外人,同一个战队不是更好吗,朝夕相处很容易穿帮吧。

不知为何突然很想笑,大概是因为对面的那个人是一个与老魏完全不相同的人吧,即便如此还是装得如此惟妙惟肖。

那个人最后说了什么,然后将手伸了过来,拿走了一样黑色的东西。

梦里安静的跟鬼一样,谁知道你在说什么。

最后那人离开,在那个背影的前方是条开着蓝色花朵的河流,奔腾而过,那个人就这样披上那件黑色的外套,然后沉了进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块巨型的石板上,头顶是一片碧蓝的海水,天光透过海水,投在地面上一道道涟漪。周身空无一人,气氛美好地如同在周末的清晨意外的醒来,当然就是有点冷。醒来后清点了身上的财务,缺失的只有那件外套。意外发现则是一叶之秋当掉了,估计之前所谓的风雨中的平静纯粹是因为它的中枢系统已经失灵,更可恶的是通过机甲自带的空间钮向其发送指令时,得到的回答是:系统已崩坏,请勿打扰,它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确认自身的状况良好后,叶修开始了游荡,你能指望一个平日里都用机甲代步的宅有多大的运动能力。带着检测仪,打着一把奇怪的伞,开始了美名曰探索周身环境的……散步。

     这里似乎是两个空间的交汇处,从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族馆被硬生生的塞进了一个海底洞穴中,钢筋混合着岩石,巨型的玻璃钢后面似乎是海洋的一部分。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在碎石与破损的塑料椅子之间,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一个圆形的剧场,深五米的剧场底部镶嵌的马赛克已经被岩石掀起,细小的碎片洒得到处都是。在往前就是一个高三米的通道,如果是水族馆这里应该是一个由玻璃罩着的观光走廊,如果是洞穴那就是一个一个由岩石构成的隧道,从入口处张望时可以看到的是:头顶上是颇具风味的玻璃与岩石相穿插的部分,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天光,而通道里……只有水。隔着一米,拿伞尖捅一捅能看到与地面垂直的水幕泛起一圈圈的波纹,往里面至少两米都是液体。

      

   过去,还是不过去,就在叶修对着这个唯一的出口纠结时,对面有动静。然后他发现这个抉择已经没有了意义。透过清澈的海水他看见,对面有一群人拿着武器一边大呼小叫,一边飞快的向前冲,时不时的回头看,似乎是在惧怕什么。一开始叶修的关注点是:他们正朝这边来,要不要帮把手。等等这帮家伙好像是盗猎时间的人,手上的是改装武器吧,我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然后就在他撑起千机伞往后退时,他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破开水,冲进人群的中间,水缸粗的身体一收再一展,鲜红色的液体开始弥漫。声音无法透过水传来,猩红色的液体与海水混合,被庞大的躯干搅动,只能看清那些细小的黑色鳞片偶尔反射着天光。最原始也最残酷的场面,隔着水幕像在看一部默片。从头到脚被寒意笼罩,薄薄的水幕脆弱的不堪一击,此时此刻等待的大概只有死神。叶修觉得自己在心底里尖叫,但是张开嘴时,他发现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那边已经渐渐平静,碎片跟随着血液慢慢向这边激荡而来,撞在水幕上激起一圈圈的涟漪,然后慢慢沉了下去。透过海水可以看见那个东西的脑袋上,有一个硕大的眼球,金黄色,带着爬行动物特有的竖瞳。那个眼球转了几下朝这边看了过来。

 

  在最危险的时候人的潜力往往会最大限度的爆发,所以叶修非常果断的蹲下身子,撑起了伞,装成一个蘑菇。千机伞的伞面,慢慢与周围的崖壁融为一体,叶修开始慢慢祈祷,那条大蛇不要有太过大的好奇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修直到脚蹲的麻了都没见那边有动静。

  直到他彻底放松下来想活动活动腿时,他听见头顶那片光影中掉落几颗碎石,然后一句话飘然而至:“这位小哥,你是香菇吗?”随着那句话,从天而降了一个胖子。

————————————————————————————

BBC记录片之深海篇欢迎您

 我觉得我已经变成无CP文了,感情戏渣渣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