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让我放飞下自我,这章其实和主线没有特别大的关系)

拍卖

作为一个逃家多年的人,对于贵族某些习惯其实并不了解,比如他并没有听说过过午夜的这个拍卖会,而且还在中庭举行。驱魔师以前参加过各式各样的拍卖会,有光明正大的拍卖会,也有私底下拍卖见不得人东西的,但是没有这种全部是女性的。看着眼前那群带着面具,穿着奇装异服的女士或者女妖魔们,再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缀着银线的黑色蕾丝蓬蓬长袍,他有点茫然。

两个小时以前,主教将一份粉紫色的邀请函交给他,拜托他在这个特殊的拍卖会上把盒子卖出去。因为拍卖会上的都是些大人物,所以主教不方便抛头露面,于是他把驱魔师好好的拾缀了一番。驱魔师对装扮并不在意,所以他在被套上一条宽大的长袍的时候没有特别的反应,接着在主教用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精致小盒子里面的粉末往他脸上涂抹时驱魔师做了龇牙咧嘴的鬼脸,最后主教往他的脸上盖上一个遮住整个脸的黑色妖娆面具然后开始疯狂的碰洒香水时,驱魔师还在思考为什么要在面具下面化妆这种奇怪的思维。

驱魔师是一个干过大事的人,所以他很快就进入状态开始用面具伪造出的声音和周围的“女性”搭讪, 然后了解到虽然主教对邀请函说明是拍卖者的身份证明,但是不同的拍卖者的邀请函是有区别的,主教给的这张是最高级别的。看着周围一圈对着他手上的黑盒子两眼放光的女士,和主教装扮自己时的那份熟练,驱魔师有点好奇这样的拍卖会主教到底参加过几回了。

级别越高,出场的顺序就越靠后。因为是在中庭这种人类和妖魔混杂的地方,所以零食和水请自备。但是在现场并没有看到吃着什么令人不适的食物的妖魔。只有把自己打扮的一个比一个还夸张的怪异服饰在轮番举着牌子。开始拍卖的东西一开始挺正常的,一份某个女魅妖的手稿,之后是一份某个贵妇人的不可描述的素描本,再然后好像是某个恶趣味的玩偶……直到她们开始竞争一条陈旧的某知名圣骑士的裤子的时候,驱魔师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了。那种东西没有任何实用价值,而且他认识这条旧裤子的主人,还陪着那个话痨找了很久,最后某个炼金术士做了占卜说被人偷了。话痨当时气得直跳脚,说这种东西估计就只有痴汉要。话痨还是很犀利的,不过有不少痴汉喜欢。在驱魔师回味了下话痨当时气愤的表情后他发现

接下的接连几件商品让人有些细思恐极,一条带血迹的绷带,一个破碎的单片眼镜和一个破碎的十字架。他认识后面两个物品的主人,不久前还见过它们完好无损的样子。现在和绷带在一起拍卖,驱魔师不由的紧张起来,这是发生了事故还是陷阱?

但是在看到第一个彩蛋时,驱魔师又变得不确定起来。因为那件商品是一件残破的披风,暗红色,披风的上半部分还算完好。只有有一个银色的扣子作为装饰,上面刻满了符咒。披风的下半部分则像是被利爪撕碎过一样的残破不堪,使得原本布满整个披风的暗纹符咒已经失效大半。这件披风估计就那个毫无美感的银色扣子还值些钱,然而在场的女性像是沸腾了一般。看着周围的热浪把那件他两个月前不知丢弃在哪里的披风推向一个令他咋舌的天价时,驱魔师觉得他如果早点在这里拍掉一条裤子,那么也不用时常纠结下符文材料的问题了。

驱魔师手中的黑盒子被留到了最后,这个时候经历过几次浪潮的买家看起来都有些精疲力竭。驱魔师本以为这个被命名为“招来不详的盒子”会以一个低调的姿态为拍卖会画上句号,毕竟这里的买家喜欢的口味有点偏。然而这个盒子的制作者的签名符号被展示出来后,场面一度非常的混乱,有几个蓬蓬裙似乎是想上前抢夺,周围的浪潮把驱魔师的面具差点被挤下来,不过没有人发现他的声音变粗了。

 最后这个盒子以一个驱魔师觉得把自己卖了都抵不上的价格成交,附带一个奇怪的条件后,被一个裹在深红色天鹅绒布中的丰满女性买走了。

后来驱魔师听说主教最初卖掉的是一对玻璃铃铛,单纯的好看的那种,然而转手的几个买家都出了意外,之后流言四起,最后传成不是真爱就不配拥有的这样的狗血故事。之后他的每一个作品都很细致但又不太平,所以以至于收藏他的作品意味着多金且后台够硬。


评论
热度 ( 11 )

© 菌—夜莺的咏叹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