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2

简单来说就是记录一个比较清晰的梦。

——————————————————————————

最初是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地方,站在大街上,然后被一个比我没有大多少的漂亮妹子捡回去收留。他们都说我是从另一边的世界过来的。

家里比较穷,还有一个同样是被捡回来的汉子,都是从另一边来的。那个收留我们的妹子思维逻辑很微妙,她要我们都叫她妈妈,因为她说她是一家之主……反正好像是我负责做的饭,因为吃完我做的饭后剩下的人都痛哭流涕。我在她这边的家里住的日子好像并不长,除了做饭就是发呆。

然后某一天,有几个人突然出现要带走家里的那个汉子,然后妹子就很着急的追了上去,理由是不能放着孩子不管。但是我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几个人是来自另一边的世界的,妹子一直想去那里看看,这也是她收留我们的原因之一。

我们跟着那几个人坐上了一辆公交一样的东西,在那辆公交上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好友。在我想冲过去问好友为何在这里的时候,妹子和公交上的人起了冲突,就被扔下了公交。下来的地方像是一个金属废弃场,来了辆出租要接我们走,然后我问他你要收取什么费用?他不肯说话了,最后妹子很凶残的抢了车,我们载着那个司机差点开到天上去了,果断翻车。废弃场里面有很多像猞猁一样的动物在周围流窜,用叫声把我们朝一个地方赶,那边有一大簇的藤曼,会动的那种。我不知道做了什么把那株植物惹狂暴了,趁它无差别攻击的时候,带着妹子逃了出去。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好像对这个地方很熟悉。从两个世界的交界处逃了出去后,好像来到的是矮人的地盘。我们没有钱,妹子就在酒吧里面卖酒,而我还是负责做饭。一边赚钱一边收集情报。我们和矮人相处挺好的,妹子跳舞跳得好,而我是在炼金方面和矮人很合得来,准确点说是我好像就是一个炼金方面的高手。日子就这样的过,我开始慢慢恢复在这个世界的记忆。

两个世界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很少有人能互相往来,所以在中间地区,那个废弃场那边会在那里接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第一次来这边是和公交上的那个好友一起来的,就碰上了那个开黑车的。结果被人救下了。是一个山羊头的恶魔。交界处旁边是一个吸血鬼的领地,我们被带到他的城堡里面当仆人干活,那个时候我就跑去做饭,好友负责打扫。那个吸血鬼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大帅哥,但是年纪已经非常大了。因为我负责在早上给他准备他的晚餐,他白天睡觉。他作息很规律,吃的很清淡,标准的老年人生活,连血都没见他喝过。唯一一次他要喝血,是他在早上把一个要钻他棺材的魅妖一类的一个妹子从房间里面拍出去糊到墙上留下深深一道血痕后那个妹子接着闹腾,他对着推着餐车的我说,要我取那个魅妖的血喝。当时我还刚开始干活,有点懵逼,然后对那个领主行了个礼后说:“那我先去拿个工具?”然后那个魅妖以惊悚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立马逃了。最后领主安稳的吃完他的长得像眼珠子的鱼的晚餐,回棺材里面睡了。就是负责打扫的好友清洁那滩血迹花了不少功夫。后来我们两个都习惯了领主会隔三差五的把要钻他棺材的生物给拍出来这件事。因为他长得很帅,又是单身。还有一个原因我后来才知道,领主非常厉害,属于有领域的那种半神,所以他已经不需要喝血了。因为他长的太帅,无论男女都想钻他的棺材,所以我的日常是推着餐车在门口等领主把今天的份额给拍出来,问他要不要吃晚餐,然后把餐车推进去后站一边等他吃完,顺便偷偷地告诉好友今天是哪个种族的,要注意带什么清洁工具来。领主和带我们回来的管家对我们很好,教我们这边的知识和必要的礼仪。城堡里面有一个很大图书馆,我经常泡在里面看书,这个世界有点像是西方的那种各种族的神魔世界。由于好友的通用语言学得比我好,加上体能好,她最后一直在花园里练习准备转职成游侠。而我最后则是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书,把炼金的术语符号给弄懂了。我后来弄了两个小手环,和好友一人一个,用来联络,我们私底下对吸血鬼领主的称呼是空巢老吸血鬼,虽然他好像压根没有子嗣。领主其实是什么都知道的,但是他也就啧一下的那种反应。

我觉得领主对我们的容忍度很高是因为我做的饭终于有不一样的味道了。城堡里之前的厨师是一只大章鱼,手艺其实还是不错的,因为它后来教过我不少菜,但是他做的所有的菜都有一股章鱼的味道。做饭的锅子很大,像个澡盆的那种,章鱼经常不小心就把触须给伸了进去,然而它的反应比较迟钝,加上愈合能力极强,就从来没有意识到给菜加料这件事。后来我给他换了个长柄的铲子用。仔细想想领主的日子不好过。

我们两个在领主的城堡里面呆了三四年的样子,日子过得很愉快,有时候会在图书馆里面遇到领主,他会教我一点很偏的文字和知识,好友的技能则是全程被管家带的。管家是个美大叔,但在出门时会维持比较吓人的样子。领主这边以吓人程度来彰显实力,所以出门买菜的时候经常听到领地里面的人民用仰慕的表情和口吻说领主是多么的残酷和无情。

我和好友的离开是强行被人带走的。当时有人袭击了城堡,领主当时不在,袭击者中间有个蠢货看见我和好友是人类,硬是把我们传送带走。结果他自己死于混乱中,他的伙伴把我们关了起来,然后运走。中途我和好友合力破开了锁,逃进了旁边的森林里面。由于那篇森林很危险,没有人追过来。之后我和好友花了很长的时间横穿了那片森林,从它的另一头出来。当时再晚一点领主就赶回来了,就这样错过了。

之后我和好友跟着人群翻越雪山的时候误打误撞的加入了一个军团,当时情况好像很复杂,我和好友带着他们活了下来。几次战役后,好友变成了前锋,我成了指挥。我会回到另一个世界的原因是在我恢复记忆的半年前,军团面对魔王的攻击。当时军团长不在,好友也不在,军团中剩下的最高负责人就是我。我就布下里一个超大型的组合炼金矩阵,调用了禁术,弄死了那个魔王一样的东西。然后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穿越到了有那个神奇的妹子的那个世界。从那以后认识的人都在找我。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我死了,然而我和好友在领主那里留下了类似于户口一样的凭证,所以他断定我还活着。他解释说我在经历一种“回还”的状态,因为吸收了太多的力量所以回到一种初始的状态来梳理身体。

我和那个收养我的妹子在矮人的地盘上赚够了钱,顺便借着回复的记忆弄好了一套炼金武器(我自己做的精品),去找那个被抓走的汉子。那个汉子是上个老魔王的孩子,有人想利用他来对付新上任的魔王。所以就把说得上话的人物都聚到了一起开会。我和妹子就穿着黑风衣(妹子说要穿得像是踢馆的),她扛着武器走前面,我在后面垫着。进去的时候所以参会着都坐在半空中的椅子上看着我们。妹子先挑衅,干掉了几个杂兵。然后上面一个恶魔领主派了一个会飞的女妖来打我们,被我用一张可以无限分裂的炼金卡片给怼到了墙上。恶魔领主很生气,想接着骂我们什么。我就掏出了一把银色的长剑,(我当指挥的时候有两把剑,这是其中一把),把他的椅子劈开了。估计是认出了那把剑,他们就给了我和妹子参加会议的席位。我坐上去后才发现椅子是按照实力排列高度的,我升到了全场最高的那张椅子的对面。上面坐的是当年的领主,他手里拿着个酒杯,对着我做了个敬酒的姿势,感觉他挺高兴的。因为我的位置是最高位的所以我要求去哪个位置都可以,我就飞到了好友的座位边问她现在的形势。由于在场的两个半神都表示支撑新魔王,所以收养我的妹子开心的带着那个汉子搬去领主的领地。(领主有选帝公的身份)而我则更好友回军团,因为军团长威胁要烧我的实验室。离开前领主特地过来和我跟好友道别,并要求我们下雪后回领地过年。

 


评论 ( 4 )
热度 ( 2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