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证明我还没有弃坑)

11藤曼和匣子

在攻击到来之前,驱魔师就知道这是场难缠的战斗。对手将自己本体包裹在大量的黑色藤曼中,只是指挥着藤曼对两人发动攻击,意图在耗尽猎物的精力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银质的武器现在还没有来得及镀上神圣系的符文,如果不是开始前主教先给银武拍了个言咒,那么藤曼直接能连人带武器一起卷走。在第一波到来的藤曼因为触及到言咒后被灰飞烟灭的空隙,驱魔师迅速将银武转换形态。不出意外在偷袭第一波未成后,对手发动全方位的攻击。漫天的黑色线条交织成一张致密的黑色的大网,网的中央驱魔师用一把长达两米的银色镰刀快速地斩断来袭的藤曼。主教的言咒无论是威力和持久性都相当出类拔萃,但是他的吟唱速度实在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所以短时间内驱魔师只能护着与他背靠背的队友,飞舞的镰刀在黑色藤曼间划过一道道绚丽的银色轨迹,将困在中间的两人牢牢护在一个由银线包裹的球中。

如果没有主教那么这是场消耗战,看谁撑不住先退缩。但是当主教读完条后,胜负的天平直接被砸上一个超重的砝码。纯白的火焰点燃的一瞬间周围的藤曼被燃烧殆尽,留下纷纷扬扬的白色火星,而银色的镰刀则被镀上一层金色光芒,在无数细小的白色火星坠落中恢复成长矛的形态,狠狠地往上一刺。伴随着一声惨叫,战斗结束。

那些藤曼的中央是一张白色扭曲的脸,在被刺中后尖叫着挣扎,那声音仿佛直接在脑海中响起,驱魔师一个分神后被那张白色的脸挣脱开,白色的脸借着身上残余的藤曼,快速跳到头顶的另一端开始逃走。驱魔师本想冲过去重新逮住这个魔物,但被主教拦住了。

“我在它身上下了追踪术。”

“你什么时候下的?无声言咒也会有精神波动。”

“在你砍藤曼砍得很开心的时候。”

净化之焰,圣武降临,再加一个追踪咒。合着不是主教吟唱慢,而是他在同时吟唱好几段。

“……不愧是枢机主教,三重吟唱很溜啊。”

“嗯,还行,如果你能再坚持一下,我可以试试五重吟唱。”

考虑到自己的极限是四重,驱魔师决定转移话题,而不是被人打击。

“接下来做什么,等吗?”

“回去休息。”

 

回到熟悉的简陋房间,驱魔师发现主教的心情似乎相当的不美妙,而去从他放慢速度的走路姿势来看,应该是受了点伤。回忆了下刚才的经历,驱魔师发现他挥舞银武时为了借力,镰刀的刀柄会从身上滚过,如果是攻击背后的敌人,那么……估计主教被抽了不少次。

内疚了下后,驱魔师该干嘛干嘛,找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和主教商量下一步计划。

“魔物受了伤之后就会想要养伤,想要好吃好喝,那么我们就是守株待兔等着它自己上门?”

“在此之前,我们想要弄明白一件事情,它是怎么挑选猎物的,或者是谁帮它挑选的?”

主教从床底下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一个不大的黑色木盒交给驱魔师,驱魔师小心的打开后,发现这是个音乐盒,虽然不及赠送给公主的那个精致奢华,但细腻的雕刻和盒子中飘来的悠扬乐曲的炼金矩阵都使这个小盒子对姑娘们来说魅力难挡。

“这是你们从哪个倒霉姑娘手上拿到。”或者说遗物?驱魔师还是没有把后半句讲出来,虽然他发现这个音乐盒和公主的那个应该来源于同样的地方。

“不,音乐盒一直只有一个。这是我仿制的。”

似乎意识到的关键的地方,驱魔师凑近观察花纹,这个盒子不是新做的,似乎比公主手上的那个还旧些。驱魔师对艺术方面的修养实在是差强人意,但是对于炼金矩阵中精神回路的了解绝对可以比肩最好的炼金术士。他见过的两个音乐盒中精神回路的构造中残留的力量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公主展示的那个也是假的,要么那个冒牌货还是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要么那个透露消息的马人说了谎。

“原来的那个现在那个审判局里面,我们可以放心的折腾。这个是新完成。”

主教在摸索了一番后又从窗地下拖出一个更大的盒子,捣鼓一番后接上原先的定位仪器。

“这个可以接收声音,帮我们找出音乐盒所在的位置。我们可以先试试散播冒牌货,来逼一逼幕后黑手。”

吞噬灵魂的魔物一般什么都吃,被吃掉的灵魂会反应在外表上,但是魔物那张脸上可以看出,它的食谱做出过筛选,至少有人希望它如同年轻的女孩般美丽。那么那个人绝对不会放任魔物,从而露出马脚。


评论 ( 2 )
热度 ( 6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