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

10白日梦

跟着主教走进一条通道,驱魔师就明白困住是什么意思了。周围的烟雾中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影影绰绰,走进看到的是一些魔物和幽魂的半透明影子,全部都被迫进入了梦境。主教挑选的那条甬道的内部周围的影子比其它的通道都要少,很快影子都不见了,要找的魔物大概就在前头了。然后驱魔师发现他找不到主教的背影了。与其说他跟丢了,不如说他也被困在了梦魔的烟雾里面。因为他发现在烟雾散去后来他只身一人到了一个陌生的街道。

仿佛是突然就从托斯卡纳的下午来到了数百年前的小镇的一个午夜,惨淡的月光照在两边低矮破败的石屋上,月光穿不透的黑色窗子像是鬼怪空洞的眼。每一个小屋的上方都飘着半透明的东西,像是胚胎一样保持着蜷缩的状态。驱魔师悄无声息的掠过死寂的街道,朝着他所能看到的最高的建筑物飞奔而去。中世纪的小镇的中心一般是一座小教堂,而他看到的那个突兀的黑影或许是教堂的钟楼或者礼拜堂的尖顶。不管是哪一个,都会在顶端上有一个十字架,但是这个黑影的最尖端的地方除了十字架还挂了别的东西。走到小教堂的跟前时驱魔师借着月光看清楚那个东西是一个残缺的人形,并不是由利刃一类的东西造成的残缺,而是凭空消失了的那种感觉。那个东西低着头用少了一只眼睛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驱魔师,像是玩具匠制作的怪异的人偶。那张残缺的脸给驱魔师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驱魔师观察了那个东西一会儿,确认它压根没有在意自己后,推开了教堂的门。门后就是教堂的礼拜堂,月光堪堪将中央的一个黑色长条形的东西照亮,仔细辨认能发现那是一口棺材。抖了抖银色的武器,将其变化成长枪的形态后,驱魔师放轻脚步慢慢逼进目标。在离棺材大约1.5 米距离时,驱魔师突然发力,用手中的长枪挑开了棺材的盖板。什么都没有发生。驱魔师不死心,他又耐心的等了一会儿,然而预料中的开棺杀并没有发生。借着月光,能观察棺材里面的情况。里面安静铺满了白玫瑰,躺在上面的人也穿着白色丝绸质地的袍子,安分的将手交叠在胸前,褐色的柔软额发下是紧闭着眼睛,苍白的脸庞被惨白的月光照着却给人一种静谧的安静感觉。那人的脸和主教一模一样。驱魔师看着那张仿佛沉睡的脸本想赞叹一下主教安静起来还是很对得起贵妇人们背地里对他的各种肉麻称呼。当然他的那对琥珀色双瞳也有同样的美感。……联想到主教的眼睛后驱魔师突然明白挂在外面十字架上的是什么东西了,那个残缺的人形有着和主教一样瞳色。他想起几个月前,和他一同将一些不该现世的资料销毁后就暴尸街头的陌生人说过的一些话,也从那件事件后他几乎是从驱魔师协会逃了出来,因为自那时起他就被盯上了。

如果那个掌握着这个小镇东西还在的话,那么它只会在一个地方。驱魔师缓慢地抬起头,透过教堂的玻璃天顶,驱魔师看到那枚惨淡的月亮周围有一些稀薄的云彩,给月亮笼上一些怪异的纹路,看起来像是……一只沉睡的眼睛。

 

那只硕大的眼睛似乎是觉察到了驱魔师的存在,一直笼罩在月亮上的那层薄纱一样的云彩慢慢被揭开,露出金色的光芒。犹如日出一般,瞬间将整个教堂照得彻亮。驱魔师本能的闭上眼。再然后他觉得有人在揪住他的领子,用力的掐他脸。睁开眼看到了主教的一脸嫌弃。

“那边的水是山泉水,去洗洗脸清醒下。你最近是神经衰弱的厉害吗?怎么我一回头你就倒了。”

“昨晚睡不着,我怕您又把了不得的东西招出来了。睡得那叫心惊肉跳。”驱魔师伸手掬了一把清水,厚着脸皮回答。

“哦,接下几天可能对你来说有些刺激了。”主教无情地接了一句。

洗完脸起身时,驱魔师注意到水中有一片黑色的区域。

“主教大人,您对这儿熟,这里发生过火灾吗?”

主教没有回答,只是在驱魔师撑起他那把怪异的金属伞时,冲进了伞的下面,同时还翻开了手中那本经文。带主教刚念完第一句经文的时候,顶上的攻击就如同暴雨般袭来。


评论 ( 1 )
热度 ( 7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