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说》小段子1《海杏,说好的画风呢》

(≧∇≦)

没了灵魂的孩子:

以前就想过没事的时候,或者没灵感的时候,借着朋友们的疑问,写一些小段子。以感谢读者的支持。


这个是应lofter里ptarmigan君的一段话而撸出的,自己觉得挺有意思。不知道ptarmigan君和大家会不会喜欢呢。


【突然很想看见海杏大姐头出场,虽然是汪家人,但是盗墓里能和小哥PK的姑娘真心没了,连秀秀都显得太小姑娘了,阿宁更是早挂了。【为什么打字的时候会恍惚看见张海杏嘴里叼着烟对着小哥冷笑,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搂着吴邪把人家脑袋按在自己胸上的奇葩场景?果然是让吴邪都敬成汉子的女人】这是ptarmigan的原话。


好了,放段子:


------------------------------------------------------------------------


 


你对一个人的认知,永远不可能只停留在一个局面性的片段上。


比如你一开始认为一个人是女神级别而无法超越的美女,年轻时因为太害羞而没能追过她,让这个人成了你记忆里的白莲花。直到几年后你在大街上不经意的一个转身,却发现她不仅大肚翩翩一口黄牙一嘴国骂,如花的不能再如花。你只会感叹当年的先见之明而没一时冲动拱了这朵老黄花。


比如你当年真心佩服一个人,百般对这个人好,甚至他让你跳楼你还特殷勤的投保在他的名下。后来发现他竟然一直把你当猴子耍,人渣的不能再人渣。你只会恨不得抓住这个人用尽满清十大酷刑鞭尸断他子孙再鞭尸。


 


这种毁片段式的认知相信每个人都会有。


张海客也不例外。


至少在他的认知里,张起灵绝对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毁片段式悲剧。


 


自己设的局,害了自己在乎的人。有了心偏偏还不会用,最后一根筋的倒贴上去,只可惜报应不爽。当年他亲手放弃了的人,此刻成了香饽饽,所有人都站在他对立面。成了他无法跨越的城墙。


看着张起灵一副苦逼像,张海客想,该!


 


不过想归想,先不论那些各种腹黑的糙爷们,这个世上能跟张起灵匹敌的娘们估计还真没有。


不对,看着站在吴邪身边的那个如花,张海客觉得在自己脑门上有颗实体化的冷汗。


 


此刻的张海杏一反常态,穿的竟是一身水色长裙,盘在后脑勺的头发已经放下。站在吴邪身边,颇有些小鸟依人的架势。


我擦,这画风不对啊。张海客托着自己下巴有些崩溃。


 


再看对面的张起灵,那脸色,切切,恐怕他看血尸都不会是这种眼神。


张海客不由得捏了把冷汗,为张起灵。


张海杏果然不负众望,挽着吴邪的胳膊腻声声的问:“阿邪,这个人是谁啊?”


吴蛇精病级别略高,丝毫不为美色所动,拽拽的吐了个烟圈,再凉凉的扫了眼对面某人。“他啊,你家前任。”


喂喂,大哥,掐文断字不是这么整的,张海客内心咆哮中。


 


张海杏秒参悟。伸手夺过吴蛇精手里的烟,叼在自己嘴里,吐了个比前者更大更帅比的烟圈。一手掐腰一手按住吴蛇精后脑勺。凭借绝不是女人等级的怪力把吴蛇精的脸按向自己……的胸部!冲对面已经严重黑死病的张某前任一脸挑衅。


“就是你啊,欺负我家小邪?想老牛吃嫩草,得过姑奶奶这关先!”


说完,还嫌刺激不够的吧唧一口啃在了毫无反抗的吴某人脑门上!


 


“我操我操我操!”张海客秒诈尸!!


环顾一周才想起这里是哪,原来是场梦啊。张海客抹了抹满头冷汗。


梦里的情节太鲜明,张海客是无论如何不敢睡了。掀起帐篷走出去,好巧不巧看到梦里最大的元凶正蹲在篝火旁啃鸡腿。刚想退回帐篷,元凶已经回头盯上他。


张海客硬着头皮走近,坐在前者攻击范围最远的地方。看张海杏大大咧咧啃的满嘴油花,心想,不服不行,不愧是连吴蛇精都佩服的真汉子!真他娘霸气!!


 


“你他妈的刚才在帐篷里吼什么呢?耍流氓被踢了下面?”张海杏把啃的半碎的鸡骨头随手扔过来。


张海客特诚心的点点头。“海杏你还是保持这画风世界才能和平。”


虽然不知道这逗比在说什么,张海杏还是很诚意的比了个中指过去。然后去掰鸡翅膀。


 


张海客木着一张脸,先是很客观的看着张海杏的脸。然后视线下移,再下移。盯着张海杏的胸……肌。


张海杏脑袋上的青筋马上就要爆表。“你他妈往哪看呢!”


 


张海客躲过了迎面飞来的残缺的鸡屁股,努力回想梦里最后的画面,吴蛇精那两条鲜艳艳的鼻血。


他几乎是用了这辈子第三次的认真说道:
“我在想吴邪的鼻梁骨属于几级伤残……”


 


——小段子1《逗比之梦》完——


 


———————————————————————————— 


后记:我果然不适合写逗比的文风。不知道ptarmigan君有没有笑呢。反正我跟个蛇精病似的边写边笑~


大半夜的还挺渗人嘿!~

评论
热度 ( 55 )
  1. 菌—夜莺的咏叹调没了灵魂的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
    (≧∇≦)

© 菌—夜莺的咏叹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