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买了跑步机,又在肝手游所以……)

08 分析

噬魂藤的传播条件是依靠夜晚的风将种子播撒开,白天就躲在见不到阳光的地方休眠,所以在温暖的午后是绝对安全的,但是晒太阳这一行为并不能杀死这种犹如水蛭般恶心的魔物。所以在主教的建议下,几个人分头在古堡中搜寻起休眠的种子。

然而当几个人在公主的小宴会厅碰头时,却惊讶的发现没有种子,甚至没有收缩的藤曼,整个古堡干净得像是做完弥撒的礼拜堂,连低级魔物也见不到。这在与中庭只隔了一层画布的地方极其的不正常。

“这里有个大家伙,而且它挑食。”听完汇报后,主教得出了一个听起来还算好的消息。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它喜欢吃什么,以及它是怎么接触到它感兴趣的对象?从之前一系列的事件来看,它的活动范围相当的大。”驱魔师一边说一边比了和不规则的图形。

“地图给我。”主教一脸嫌弃地看着所有人。

主教的脑子似乎是这几个人里面最好用的,他将地图仔细的研读了,一边后用蓝色的墨水在地图上计算,最后他绘制出了一幅错综复杂如同脉络般图案。

“这些应该是地下水系的位置,从周围的环境可以大致推测出走向,而剩下的这一些,是贵族们为了躲避敌人而留下的地道。将事发的地点串联起来的话,大致的活动范围从这里开始。”主教使用红色的墨水在地图上画上一个点,然后沿着旁边的蓝色线条一路向着地图的下方标记。

“如果我没推测错误的话那个东西是在被上游泛滥的潮水往下游赶,这里和这里可能还有受害者,只是没有被发现。”在地图上做了最后两个标记后,主教打发任劳任怨的副局长去跑腿后,拖上驱魔师开始寻找古堡里的密道是否有那个魔物留下的痕迹。至于胖子,主教让他陪着公主在古堡里面乱晃,毕竟公主也符合魔物的口味。

分道扬镳后驱魔师看着跟着自己一样遮住脸,鬼鬼祟祟地避开人群的主教,开始怀疑是不是主教和这个古堡的主人有仇,或者密道里有主人的私密?然后驱魔师就开口问了。

收获的是主教一脸牙疼的表情,“这边有不少人听过我的弥撒,如果你不想和过于热情的信徒打交道的话,就不要提我的名字。”

“啧啧,还真是受欢迎啊,压力好大。”驱魔师一脸我什么都听你的表情。

 

有时候贵族是一群很不可理喻的种族,把密道的入口建立在古堡的图书馆中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在一边躲入密道时一边需要回答各种刁钻古怪的题目和躲避各种陷阱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逃跑不应该是越快越好?

 估计是很少会使用这段密道,即便是主教本人也被折腾的够呛。驱魔师本身也好不到哪里去,就算是被称为天才的头脑但是你后来逃学也还是一个渣渣,所以在面对比主教多一倍的惩罚性机关和阵法后,驱魔师不得不掏出他的武器开始迎战——一把怪异的泛着金属色泽的伞。东方的伞,一般传到意大利的款式都是轻质木制或者竹子的骨架配以纸或者丝绸覆盖伞面,贵妇们偏爱的则是覆盖了白色繁复蕾丝的阳伞。驱魔师常用的武器是一把战矛,所以昨天夜里主教以为那个形状古怪长兵器就是另一把战矛,在白天看来这把武器相当的不同寻常。主教的眼神暗了暗后,突然出手推翻了旁边的一整排书架,然后露出一个受惊的表情,回头对驱魔师道歉:“不好意思,我扭到脚,扶我一下好吗。”

驱魔师看着主教透亮得如同两人脚下那张被点燃的金色魔法阵一样的双眸时,只有一个反应,自己曾经坑过无数的人,现在神派他的使者来坑自己了。

主教的直觉一向很准,护在面前的驱魔师已经有着不输于审判局局长的身手,而他手中的那把武器配合着他变换出不同的形态,与以往的手持长矛一往如前时的状态不同,现在的驱魔师多了灵活和韧性,似乎在战斗中融入东方的武术,让他的动作更加变幻莫测,这样的人对于行动能力欠缺的自己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弥补。

终于,在驱魔师觉得自己与魔法阵中的幻境搏斗了有半个世纪那么久之后,他终于护着主教来到了出口,一堵墙的前面,上面绘制了幅巨大的古罗马式壁画,林中的仙女在奏乐,旁边有几位带着花环的美丽女神在跳舞。伸手触及时,从画中飘来悠扬的旋律,轻盈又空灵。

然而驱魔师确是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

“有没有别的选择?”

“没有。舞蹈是每个贵族的必须课。”

“我……逃学很多年了。”

“……手给我,我教你最简单的步伐。”主教头痛的说道,“看来回头得给你补课了。”


评论
热度 ( 10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