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

07白天

再度醒来时大约是午时了,睁开眼时主教正坐在床边,一边给面包上抹奶酪,一边和面前一个胖子聊着天。那胖子见驱魔师醒来,就屁股一拱,拿着一瓶葡萄酒闹腾着要一起喝。

“我跟你说啊,某人不识好东西,说什么不是安息日,就是不喝。我这可是30十年的好酒,来来来陪爷一起喝。”搞得某位酒量大概只有一杯的“小朋友”像个被围堵的小姑娘一样,贴着墙壁躲。

最后是看够了戏的主教,在慢吞吞的吞完面包以后把那个大肚子从瑟瑟发抖的驱魔师面前拉开。

“够了,讲正事。别贫。”

“啧啧,那爷特地从酒窖里偷出来的好东西就自己独享啦,回头不许说我吃独食啊,是你们都……”主教将第二个摸完奶酪的面包直接塞进了胖子的嘴里。然后用一种嫌弃的语调说:“你也不用说了。”然后把头转向门口,“进来吧。”

门打开,外面站着带着黑色面具的副会长,手里抱着一篮子的绿色的蔬菜。

似乎是对房间里没有红肉很满意,他咯咯地笑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拿出一片菜叶子开始啃,一边啃一边劝驱魔师快点吃完他的那份。

“茶话会结束,我们可以开始正题了,姑娘们。接下来的故事可能会引起肠胃不适。”

“你关于昨天的那件骸骨你查到了什么?”驱魔师啃完面包后,开始争夺菜叶。

“我跑去检查你们凌晨看到的那具骸骨,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被啃成那个模样以前,大部分的灵魂已经被抽走了,而且有些时候了。以中庭的那帮粗鲁的家伙们的脾气,基本是不会有存粮这个习惯的。”

“别卖关子。”主教加入抢夺菜叶的行列。

“好吧,简单来说,为了验证中庭的家伙们是不是那么无聊,我检查了了下古堡里面剩下的姑娘们的灵魂是否完好。然后我发现……”

“发现什么。”

“居然有游尸一样的东西!”

“灵魂被抽离后还在游荡?”

“准确点说是灵魂和身体一起被掏空,我打晕了一个后发现里面长满了这种叶子。”

“你胡诌吧,这明显是生菜叶子。”

等到带着黑色面具的副局长从篮子的最里面掏出一块带着血丝,上面爬满了长着类似于生菜的叶子的东西后,有两个身影直接冲了出去,开始吐。

 

“噬魂藤的变种,补血的好东西。”主教淡定地又捏了一片叶子塞进了嘴里。

 

虽然知道这种叶子是无数贵族都趋之若鹜的珍宝,能够涵养血液,甚至能够使人保持青春,但是知道这种东西是怎么来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恶心。这种东西来自于中庭,据说是某几种魔界的植物吞噬魔物和灵魂后产生的。由于在被这种植物寄生的初期基本无法察觉到,而等到它长到足够被察觉时,饲主往往已经被掏空了,无论是魔物还是人。所以即便是中庭也很少能够见到这种东西。

但还是会有人饲养这种东西,驱魔师曾经见到的那株一开始是寄生在家畜的身上,培养的它的人只是为了重病的自己续命。结果是整个小镇都被那株魔物给吞噬了。驱魔师还记得那个有着美丽满月的晚上,审判局放/火烧掉了那个镇子,浓烟里有孩子的声音在哭喊,是那株魔物的,也是被它寄生的人们的。被寄生的人们会一直活着,但是灵魂已经被吃掉后只是依靠的着一点记忆重复着生前做过的事情。当时他们遇到的那个小镇,据说是每到午夜就会回到昨天,人们重复同样的日子,而路过的旅人在进入镇子以后也会一同重复着进入小镇那天发生的事。但即便是被吃掉了灵魂,那些人们依旧活着。审判局对他们所做的事情的定义是将异端送上火刑架,但在场的驱魔师们对于这种可以称为暴/行的举动并没有阻拦,只是几个跟着镇子上的人接触过的姑娘在火焰吞噬完整个镇子的时候悄悄的抹眼泪。最后的镇子上只剩下被烧焦的残垣断壁,驱魔师至今记得烧到最后本该传来焦丑味的小镇,弥漫着一种植物烤过的香味,很清淡,却让人陶醉。至今想来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这个城堡里面混进了这种魔物的话,那么必须尽快行动了,不然到了第七天,可以让审判局局长再放一场大火了,考虑到他对副局长的嫌弃程度和驱魔师前会长的关系,他应该会很乐意这么做的。


评论
热度 ( 23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