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

码一章表示我还记得这篇,就让我水一章吧。最近比较忙的说。

我觉得又要变成长篇了,祝我十五章内结束T^T

这章记一个设定,吴邪是炽天使哦,有很多人都见过他的光辉。

06歌谣


回到房间里的主教坐在床上,慢条斯理地擦着手,血迹在白色的丝绸手帕上留下暗红色的痕迹。刚才他直接用手去翻那堆带着血的骨头,场面很血腥,而主教看得很仔细。旁边的画框外似乎是一道连接魔界和这边的一道裂缝,缝隙间有一个较大的空间,行内的人叫这片中间地带为中庭,在这里妖魔和人类混杂。能在中庭呆着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因为人类和魔物在这里互相蚕食了数百年,剩下来的都是弱肉强食的产物。驱魔师曾经孤身一人独闯过这片地带好几次,但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位神职人员一起靠近中庭。借着夜色溜进妖魔的领地和带着一个火把闯入是两个概念。特别是现在身边的主教简直就是一个大型篝火堆,还和中庭只隔着一道画布,没引来一大堆妖魔就是上帝的恩赐了。

等主教将每一根骨头都摸索完毕,确保除了牙印没有落下什么后,起身招呼驱魔师时,才发现对方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把奇怪的武器,神情严肃地盯着画框。

“好了,这个点中庭那边也是没什么东西在游荡的,妖魔也要休息的。”主教笑着用手肘捅了捅驱魔师,收获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后,潇洒地离开。

看了看被翻乱的骨头和已走远的背影,驱魔师决定先把骨头留在这里吧。

 

擦拭完毕后,主教又一脸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躺回了床上,还很体贴的给驱魔师留出了一点空间。 驱魔师也就坦然的靠着主教接着睡。

但很快就被晨曦带来的阳光给弄醒了。驱魔师本能地翻了个身,结果是直接对上主教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然后睡意也没了。安静地互相瞪了一会儿,主教伸出手摸了摸驱魔师的头,用哄孩子的语调说:“乖,闭上眼睛再睡一会。”“睡不着。要不你唱摇篮曲?”“我只会圣歌。”“那就圣歌吧。”主教很无奈的看了看他,然后支起一只胳膊,侧着身开始哼唱:“……His left hand should be under my head, and his right hand should embrace me. ……Set me as a seal upon thine heart, as a seal upon thine arm: for love is strong as death;…… jealousy is cruel as the grave: the coals thereof are coals of fire, which hath a most vehement flame. ……”

随之歌声的飘散,光在主教的眼中慢慢的汇聚,琥珀色的瞳孔变得越发透亮,照出人影。棕色的发丝在那双眼睛的映照下显得出一种鎏金般的质地,然后似乎是变得沉重而从脸庞滑落,搭在白色长袍的领口处,被撑大的领口处滑出的一枚金色的十字架,在神圣的气息的浸染下微微的晃动。

在睡着前,驱魔师突然想起,在自己还没有离家出走前,身为佛罗伦萨的贵族双亲曾带着自己去参加过一场弥撒,那是上一任教皇的弥撒,中途自己偷偷地溜了出去。记忆中似乎是迷了路然后来到一个废弃的花园,里面有残缺的古罗马式雕像,野蔷薇和苜蓿在白色的碎石堆中顽强地挣扎着。花园正中央有一根折断的白色石柱,有一个半大的少年坐在上面安静颂读着圣经。等小时候的自己回过神时,已经坐在了少年的身边,安静的听着那时候完全无法理解的诗句,异常的安分。至始至终,他都没和那个少年开口说过一句话,因为他在那个少年的背后看到数对透明的白色羽翼。炽天使,他深信不疑。自己一直是一个不怎么虔诚的信徒,圣典上的话语如果不是能够驱魔,那么他会统统抛到脑后,但是那天的那个场景,那个少年的每一句话,他都能从记忆的最底层一个词一个词地将它们翻出来。那段记忆的结尾他只记得那个少年合上了圣经,然后看了他一眼,他就睡着了,再醒来时是在飞驰的马车上,弟弟说是那个天使把他抱回来的。

很多年以后他与天使再度重逢后曾经提起过这段回忆,然后天使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他说:“你就是那只胖小猪?重死了,叫也叫不醒,把你抱回去手都快断了。”

……别说话,吻我


评论
热度 ( 21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