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的番外(我才没有BE捏,还有谁来教我下,我想把之前写的汇成一个目录一样的东西)

溯洄

这条河流被叫做时间的河流,我站的地方是现在,流淌而去的地方是未来,那么往上游走就是过去吧。我曾经沿着河流一直到达最尽头,无数的水流在那里涌入归墟,我以为你会在那里,然而我翻遍了整个虚海都没有找到,你在哪里。至少沿着河流往回走能见到过去的你。

 

有那么一段时间,叶修简直对莹蓝色的东西过敏一般的排斥,从蓝雨的队徽的特效到阳光下泛着蓝光的马赛克图案,特别是夜雨声烦举着那把蓝色的冰雨配上黄少天叠叠不休的垃圾话时,让人反胃。在叶修离开后不久,赶来的韩队他们把几个被蛇群强拆了机甲的家伙们捞了出来。然而一直没有吴邪的下落。

在梦里反反复复的看见那片蓝色的花海,看见水面下安静沉睡的身影,伸手触及的确是散开的涟漪。无数次从梦里惊醒后,叶修开始找那条河流。私自去探索未开放的空间是违法的,但是每一个战队都有它的秘密捷径。

在某一次闯入了一个陌生空间的时候遇上了熟人,那个胖子。那人以前居然是空间盗/猎人,而他却自称追逐花期的人,因为那条河流开始泛滥时会带来那片蓝色的花海,而他们要找的人很可能在里面。之后他又陆陆续续的遇到了别人,甚至其他战队的人,才知道花儿爷发布悬赏为了找人。但很久都没有音讯。

后来,一直窝在那台花花绿绿的机甲里的苏沐秋终于被花儿爷弄了出来,有了自己的身体,那台机甲就彻底属于叶修一个人。于是在某个休息的周末,乘着夜色,某人偷偷的溜进了曾经去过的危险区。因为他发现那枚失去了颜色的晶体对那片区域有着微弱的反应,然后他驾驶着机甲找到了那条河流,一路向上游找寻。但那个吴邪并不是他要找的吴邪。

 

在河岸边的第一次相遇,吴邪似乎就是在等他,有些疲惫的神情,在看到机甲的出现时却似乎松了一口气。叶修想把他带走,却只是听到他语气淡淡的吩咐来一些事情,待叶修完成后去找的时候,他又不见了。最初的几次相遇叶修只是单纯的以为吴邪还在完成善后,但他逐渐的发现他遇见的是过去的吴邪,不止是那些他已经知晓结果的布置,还因为吴邪对他的态度。曾经他认识的那个人对他了如指掌,相识就是旧友,而现在的吴邪却变得疏远,无论是态度还是性格。大概沿着河流一直向上他大概能见到还是胖子口里的那个天真无邪,但是等到那个时候他该怎么向那位小三爷解释他是来帮他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看着河岸边的那个人慢慢褪去沧桑感,还原回该有的活力和灵气,对他的态度也从熟络变为别扭,越往前越发的别扭。直到最后,他看见在河畔边气得直跳脚的那人,和他见到机甲时的那份慌张,他知道要结束了,这是与他并不相识的小三爷,而不是他所知悉的那个老板。叶修将小三爷带去他目的地,把他的身体换成河水。将最深埋的梦魇亲手实现的滋味太过痛苦,叶修不知道自己那时是什么表情,使从头到尾一直提防着人的吴邪安慰起了人。吴邪笑着告诉他,不会有事的。这份最后的天真,让叶修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他做来一件让小三爷在很长时间里对着他别扭的事情。他吻了吻水中人的侧脸,然后问他,亲手把最喜欢的人变成一个怪物是什么滋味,老板你知道吗?

水中的人当时彻底懵了。

 

据后来当事人说,他当时只想把这家伙弄死,因为那个悲伤的表情怎么看都很欠。说完甩了甩长发,将烟蒂一拧摁灭在烟灰缸里,那气势让叶修看着有点寒。最后吴邪回来的方式比较戏剧性,他是搭了几个陌生妹子的观光探险车回来。时隔一年之久,叶修在店里见到一个长发、披着一件艳红色女式外套,裸着下半身的背影时差点没报警。但在吴邪回头时,还是认出了那人的眼神。至于如何被姑娘们发现的他死都不肯松口。不过他把那头长发给留了下来,因为在见到身穿月白色长衫的吴邪时,那几个姑娘拒绝了花儿爷给出的巨额悬赏,而是请求吴邪能够留着那头秀发。迫于发小的压力和姑娘们渴求眼神,吴邪同意了。

在往后相处的日子里,叶修觉得那几个姑娘真的是相当有眼光,因为那头长发衬得某人的脸越发的安静和温柔。虽然他经常夹到头发,然后愤愤地表示要剃成光头,每到此时叶修就会把他的头发梳起来,至于梳成什么样,看心情。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叶修最大的乐趣就是开着机甲带人兜风。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