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27 (完结)我发现我居然为了一个脑洞扯了27章……

纪年27

岁月流淌,故人如旧,一如初见。

 

乘上机甲的那一刻,叶修才发现他没有操作台,静谧的驾驶室里只有一张座椅,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机关。就在他坐上座椅安静地思考如何开启系统,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并不是没有能源。”骤然间,整个空间亮了起来,那张熟悉的笑容出现在了屏幕上,然后叶修发现,随着他的动作机甲自动动了起来。“阿修,这个可以是思维控制的。”话落,一架由3D投影绘制的操作盘出现在面前。

“老板,把你当底牌了吗?”

“恩,大概吧,我也不知道。”

“下一步的计划是?”

“去取一样东西。”

“不用管老板吗?”

“不用。”

“出发。”

 

一台外表可以称得上极为接地气的机甲平稳的飞驰在雪原上。颇为无聊的叶修开始跟着应该是苏木秋的AI聊天。

“你是怎么遇到老板的?”

“被老板从河流里捞起来的,当时我躲在秋沐苏的里面。”

“你的机甲……”

“中枢系统损坏,被老板发现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和河流同化了。”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屏幕上的少年叹了口气,“别告诉沐沐。”

叶修张了张嘴,然后转移了话题,“我们是去找什么?”

“不知道。”少年一脸不快地回答,末了加上一句:“额……老板,说你会知道的。”某人的停顿让人觉得有点在意,但是此时视野里的那个东西却让叶修不得不集中起了注意力。那是一道分明的交界线,越过那条线,白色的雪原变成无尽的黑暗,一眼望不到尽头。

“别告诉我,要进到哪里去。我怕黑。”

“不,其实我们是出去,过了那段门廊,就到门外了。”

“啥?”

“老板说的。”某人愉快的欣赏了叶修一副整个人都不太好的表情,还眨了眨眼。

 

那片黑暗的空间并不大,机甲伸展开手臂就能摸到两边,叶修就这么操纵者机甲往前走去。

“为什么在这里需要机甲?”

“那片白色的雪原是能量流的晶体,只有少数人才能在那里存活,而这里,你蹲下。”

下方离地三米的地方,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东西,叶修操作机甲感受了下,发现是一个又一个的空间入口,简直就像是迷宫般的存在。

“为了简单粗暴吗?总觉在作弊。”

“别闹,快到了。”

 

前面的路被什么堵住了,光线在这里被吸收的一干二净,只能感受到无尽的虚无。机甲伸出手臂,往前感受下,发现什么都没有,真正的虚无。就在他尝试把手臂撤回来时,异变发生了。似乎是由一股力量直接将手臂牢牢的吸住,或者说是卡住,发现动不了后叶修果断地朝前。

 

突然面前的黑暗想是被水晕开了一样。

这是一个由青铜与银白构筑的宫殿,巨大的瀑布耀眼得如同坠落的星河,从下方轰隆隆的往上方冲去,带动水流周围的大型青铜器件发出迟缓而沉闷的声音。不时还有复杂交错的器件从水面下升起、展开,将一些少量的液体一点点往上送。

突破重重阻碍后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大型精妙的水利工程,任何一个工程师都会跪下来膜拜先人的智慧,但叶修的反应却是他是过来修理机械的。越靠近水流的地方,器件越是斑驳,有些有修复过的痕迹,而那些输送少量液体的器件比较新,似乎是为了弥补才后来加上的。驾驶着机甲绕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只是隐约觉得在很久以前的岁月里,那些瀑布的宽度应该比以往大得多,远离水流的地方那些机械只是勉强的依靠输送上来的少了液体运转,有的甚至已经停止了运转。整个工程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为了观察得仔细,叶修像瀑布靠得更近,然后他发现瀑布会散发着银白的光芒是里面混有一种银白色的液体,看起来无比熟悉,就像是来到这里时吴邪的血液混进那片透明的液体里的时候,又或者……那个梦境!那个女孩从一片明亮的液体里捞走了一个东西。

叶修开始皱着眉头尝试回忆已经被埋在深处的那个混乱梦境的每一个细节,那是一片透明的水域,中央有个硕大的古铜色的不规则球体,上面满是空洞,每一个空洞里盛满了那种液体。

 

“啧,又是没头脑的找东西,沐秋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大石球,很大很明显。”

“往中间看看,那里空间比较大?”这是看起来在分析数据的沐秋的建议。

 

被水流环绕的的中央空地上是一圈又一圈的结晶体,在水流的光芒下散发着不同的色彩,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罗盘。这就是他来到这里和机甲被需要的理由,在不合适的时间里想要开启这个机关需要巨大的动力。

启动机关的过程很无聊,就是操纵着机甲推推推,毫无技术含量,依照着记忆里的那个罗盘的模样,从最外圈开始调整。每一圈中那颗最大的晶体高六七米的样子,而那些结晶体的顶部如同琥珀一般都包裹了东西,每一圈都不一样,有些是不知名的植物或者动物,还有的可以归类到怪物的范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的身上呈现了生与死的叠加。就像在那个空间里见到的少年,白骨出现在鲜活的身体上,在躯体的某个地方,凋零和新生划出一道明显的分界线,不断的死亡和重生。那个安放石球的空间就在下面。

最后的晶体归位,叶修听见咔的一声,然后整个空间开始疯狂的灌水,罗盘中央原本是个青铜色的小罗盘,现在只是露出黑色的空洞,形成一个大漩涡,但是机甲进不去。叶修一咬牙,将机甲收回,然后小心的挪到一个较矮的结晶体上,用脚踢了踢水流,引得苏沐秋一声惊呼。

“怎么了,这玩意不能碰吗?我好像没啥问题啊。”

“一般人是无法触碰到它的,据我所知只有老板和他的一位朋友才能办到。你怎么做到的?”

“等等,你能看到外面,机甲的空间钮还有这个功能?”一边在身上摸来摸去,叶修还有空吐槽,眼看着洞口即将闭合,苏沐秋有跳出来打人的冲动。

最后叶修从衣服的里侧找到了一枚蓝色晶体,指节长度,晶体的每一个晶面上开着那种无比熟悉的蓝色花朵。见到晶体的时候叶修其实是很无语的,吴邪应该是在上次见面的时候偷偷地放进衣服里的,这说明老板对他的某些不怎么样的习惯了如指掌。出于好奇,叶修将东西在空间钮前晃了下后,重新放回,然后跃入空洞中。入水前,苏沐秋似乎都处于沉默的状态,叶修以为他只是看到好东西老毛病犯了。但是在通过水流湍急的甬道,进入一片黑暗而平静的水域后,苏沐秋的声音终于响起,混杂着强烈的电流声:“任务结束后立即带着那颗晶石找到老板,尽快。”语气就如同那次两人被逼上悬崖一般绝决,然后再无回应。所有的仪器在这里都失灵。

在黑暗里只有一个光亮,仿佛夜空里位于天顶的北极星。目的地到了。

 

 

叶修觉得在那个空间里面做得梦境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往事,证据就是面前那个巨大不规则石球,上面布满了空洞,每一个空洞里盛满了那种明亮的液体,每隔一段时间球体就开始猛烈震动,像是被困在水底已久的巨兽,无休止地挣扎。叶修伸出双手在巨石的表面摸索起来,他只是明白他要找到被取走了东西的那个空洞,至于然后,然后不是还有吴邪吗。

叶修一直觉得吴邪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但是他压根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将东西送过来。当他摸到那个只剩下一个点点银色碎屑的空洞时,那枚被他一直带在身上的蓝色晶体开始发亮,在晶体的表面上析出那种他熟悉得不得了蓝色花朵,在那个空洞里的液面层上层层叠叠地绽放。

叶修一直觉得这种花其实是人脑对空间叠加时产生的磁场的一种错觉,就像他从吴邪身上感受到的那样,他们认识了很久,久到吴邪对他的习惯了如指掌,可他真的跟这位有着诸多身份的老板相处过那么久的时光吗,他顶多算个被救助的对象的附带品,可是这位大人物却给他一种他们曾经亲密无间的错觉。

花朵一层一层地绽放,在叶修心不在焉地数到第七层时,满眼地宛如万花筒一般的花朵被一层涟漪推开,吴邪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然后在叶修开口前把一个东西抛了过来。东西穿过液面到达的时候整个巨石猛地震起来,接住东西的叶修愣了愣,回答:就是这个。然后他什么都来不及问,那边的人影就消失了。

接下来再不知道怎么办的就是智商有问题的了,看了看那个黯淡的窟窿,叶修把东西推了进去,抽出手后,他感觉巨石像个被抽疯的陀螺一般疯狂转了起来,然后他发现在这片充满了不知是水还是其它液体的区域里开始无法呼吸,周围的液体开始排斥他,就像在水中的油滴一样。叶修感觉自己一边被挤成一团,一边飞快地上浮。等他喘过气时他躺在了,一块大型的青铜色齿轮上。所有的机械都停止运转,收起。大片的液体已经漫过底层,伴随着打转的石球慢慢往上升。这个时候叶修看见从上方齿轮间爬满了那种色彩鲜艳的蛇,暗紫色的眼睛让人毛骨悚然。

 

小心地将机甲拿了出来,然后迅速地远离蛇群后。叶修才有空开始敲沉默了许久的苏沐秋,发现这家伙居然在打瞌睡。对着屏幕上边那个打盹的小人,叶修大吼大叫了半天才把人给轰了起来。

“醒醒,你居然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睡觉,还有没有爱了?”

“这不是都交给你了吗?”

“……接下来有何指示?”

“去找老板。”某人正色。

“脑残粉自重啊,我现在要怎么找人啊,有提示吗?”

“你最后一次见到老板是在什么情况下?”

“……有很多蛇的地方。”看着蛇群,那密集的数量配上斑斓的颜色让叶修直冒鸡皮疙瘩。

“我们可以悄悄地过去。”

“……………”

 

 

一般的机甲都有些隐藏身形的装置,但这台的却只能让叶修觉得制作者的脑子被踢了。机甲身上的色块是可以移动,不用看叶修也知道现在的外壳已经变得色彩斑斓,不过据说可以掩盖机甲散发的热量。也不知道那些蛇是什么感觉,但在靠近的时候它们没有什么反应。

来时的那场惨剧或许是场幻境,但他要找的人一定跟那条巨蛇有关,而那么的大的体积在蛇群里应该很显眼。一点点往上飞去,蛇群几乎将覆盖了上方全部的机械,安静地趴着,在最上方是那条巨蛇,巨蛇的脑袋上站着吴邪。距离比较远,叶修只能看见吴邪做了个奇怪的动作,然后整个蛇群行动起来,大小不一的黑紫色蛇都朝着在正中旋转的石球前进,然后数以万计的黑紫色蛇将石球包裹起来,依靠着周围的青铜色机械将石球往上搬运。因为石球时不时的打转,每搬运一点一部分蛇就会掉落下来,而周围的蛇群就会立即把那个缺口补上。叶修就和机甲一起安静地浮在一边看着这场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搬运。

蛇群最后将石球推到了空间顶部一个凹槽里,发出机括契合的声音,然后被解放的石球就像一个被打开的消防栓一样,猛得开始朝外喷洒液体,直接将机甲打了个正着。等叶修把机甲勉强扶正时,下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之前还井然有序的蛇群在四处乱串,那条头蛇也跟着在里面起伏。

吴邪不在下面,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然后他看见站在某个高处看着这场混乱的人,居然还很悠闲的打着伞。叶修把机甲开了过去,对着吴邪伸出手,可待他看清时他觉得自己的血液一点点凝结成冰。这一路来叶修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恐惧,因为处于对于吴邪的依赖,他一直有着莫名的自信,但对他来说信仰般存在现在裸露在外皮肤都布满花纹,泛着熟悉的蓝色。似乎是感觉到了这边的机甲,对方转过头,叶修透过屏幕能清晰地看到那双原本琥珀色的眼睛里开出层层叠叠的花朵,绚烂得盖住一切。他听见苏沐秋颤抖声音:“同化开始了。”

“怎么办。”叶修觉得自己的声音此时仿佛空洞的念白。

“如果还没开始,石头还有用,但是现在……阿修!”

叶修已经打开舱门,跳上机甲的手臂,疯狂地朝前奔去,手里死死地攥着那枚已经变为淡绿色晶石。

 

大概有些人永远在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即便曾经亲密无间,即便他离你咫尺的距离,但那段距离始终无法被逾越,也会一直在梦里反反复复。

伞落在了地上,因为执伞的人的手已经虚弱的握不住了,然后身形顿了顿后,一头栽向了下面的水域。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叶修也跟着跳了下去。

当他一把抱住人时,感到只有更深的绝望。

水的味道,那些蓝色的花朵,听不到的心跳,心跳听不到,安静就像那片一望无际的雪原,上面开满了花。

一头栽进下面的液体里,叶修艰难地将晶体挂在吴邪的脖子上,可没有什么用。掉进水里的雪会很快融化,快到来不及伸手挽留。他进不到那种液体里,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最后留给他的是一套衣服和那枚晶石。

 

最后他是被那个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小哥给拖了出去,那时他不肯走,小哥看着他眼睛告诉他:“已经不在这里,被河流带走了。”那双眼睛说不出的安静和死寂,说不出的悲伤。

 

出去后苏沐秋给自己做了个机械的身形,胖子陪着小哥开始找人。虽然花儿爷告诉叶修已经结束了,但是叶修还是会偷偷地去找那条河流。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