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 03

到达宅邸的时候是傍晚,骑着马穿过插满了葡萄藤的田地,夕阳照在幼嫩的枝叶上,像极了挂在殿堂里的油画。将马匹交给仆从,递上公主的信笺,老管家将两位不速之客引入客厅。晚餐在长长的宴会桌边进行,复杂的枝柱吊灯上燃烧着数只蜡烛,投下昏暗的光,落在唯二的两位客人的身上。被一堆躲在阴影里的雕像和画像盯着就餐是件很不舒服的事情,但两位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晚餐属于正式的开胃、正餐、甜点流程,洋葱汤,加迷迭香烤羊肉配面包,加蓝莓塔的组合让最近一直靠面包和芝士过活的某失业人士头都快埋到盘子里去了。而另一边的那位则对淋着橄榄油的新鲜的羊乳酪很是感兴趣。但是在桌子尽头的那支陈年葡萄酒却无人理会。作为神职人员,只有在礼拜天的日子里允许饮用这种被称为神血的饮料,所以从羊乳酪中回过神后,带着面具的审判局副局长“异常体贴”的给友人倒了一杯。

终于肯从盘子里抬头的某人看着流淌入玻璃杯中散发着浓郁香气的暗红色液体,露出一个谨谢不敏的表情。

“来来来,别跟小孩子一样,就喝一口啊,不然今天晚上就别干了。”

“杯子别戳我脸上啊你。”驱魔师就着杯子抿了一小口,然后做了个难受的表情,咽了下去。

 

五月的夜晚,空气微凉,风里有青草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将管家打发走后的两人徒步前往商量好的地点。总之先去符合公主描述的地方看看,所以葡萄酒是必须喝的,毕竟要参加的是酒神的宴会。

月光穿透过树林在白色大理石断柱上投下斑驳的影子,苍老的石板上依稀勾勒着果实累累的葡萄藤。千年前辉煌的神庙,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久远的时间能让过往的那些传说变成神话,让昔日神灵变成卷缩在黑夜里的魔鬼。踏过荒草和碎石,穿越倒塌的门扉,月光静静地笼罩在神庙中央的空地上。能看到藤蔓爬上残缺的石像,在某个避风的角落留存着古老灰烬,月色下颓败的神庙似乎只有旅人来过,静谧而美好。

仔细地在碎石里翻了一遍,这里干净的就如同冬日的葡萄园一般,充满了荒野的气息。就着对那边来的东西的敏感程度,估计把这里的石头全摸一遍也不会有结果。回过头时发现带着面具的同伴蹲在神庙的中央,低着头琢磨着地上的裂痕。裂痕处有深色的痕迹,似乎是谁在这里倾倒过什么液体。

将那支上好的葡萄酒缓缓地倒入裂缝中,浓郁的酒香开始弥漫在空气中,风吹过让人有点想睡。就在两人一个闻着酒香打瞌睡,另一个伸着脑袋看星空时,缥缈的歌声缓缓从神像的后方传来。不知何时,在常春藤的叶子间露出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口。

正准备进去时,却被带面具的同伴一把拉住。

“你就打算这么大大咧咧的进去吗,前会长大人?”

“比起副局长你,我还是很低调的,等等,你……唔”话没有说完,就被扣上一个遮住整个脸的东西。等调整完脸上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的面具,某人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这位的脸,准确点说是他的眼睛。银灰色的眸子,在夜里亮的惊人。

 

闪着绿色微光的树林间,荒野上的精灵和故事里那些半人半兽的家伙们在围着篝火跳舞,装在陶罐中葡萄酒和一种不知名的绿色果酒被随意地摆放周围,空气中弥漫着酒和花朵香味。对于一个披着黑色披风,带着黑色绘有银色面具的不速之客,它们只是回眸看了一眼,就接着跳起粗狂的舞蹈,而另一位带着骚包的大帽子有着银色眸子的客人直接被邀请去共舞。

缀着绿色的液体,前会长坐在一棵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只是普通的宴会,那些躲在教会阴影下家伙们偶尔会有这种过节般的举动,特别是满月的时候。都是些高龄的老家伙们,渡过漫长岁月的它们向来安分得连教会的极端分子都懒得理会。所以,是探查的方向不对么?

也许只是某个好色的家伙想要邀请公主,结果被泼了一脸的酒。

   一个不请自来的家伙独自躲在树底下默默地喝着酒在宴会上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他不是在享用美酒,因为他只是偶尔缀上一口,还一脸喝药的表情。很快一个人马拎着一个皮质酒囊踢踢踏踏的来到他的身边。凑近闻了闻后,它开口道:“人类,你来这里做什么?”

“人类混进来是很奇怪的事?”

“你……”人马看了看周围,“大概是这里唯一的一个人类。”对着神庙的方向,它叹了口气,“我们早已被遗忘了,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说吧,你想得到什么?”

“打听一个消息,你见过你个黑色长卷发的漂亮女孩吗,就在几天前?”

“晚宴的主人三天前试图帮助一个被盯上的女孩,结果被泼了一脸的酒。”人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对着篝火边跳舞的人群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人群的里面能看到一个善于变形的精魅。

“被谁盯上?”想了想后,前会长抓到了一个重点。

马人看了看他,摇了摇酒囊,前会长会意地把剩下的葡萄酒递给它。它尝了一小口后满足地赞叹了一句,然后开始诉说。

一年前,这片区域有人养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东西,而后它开始偷偷捕捉猎物。只是半年前它越来越不安份,胃口也越来越大,连他们都开始试图避开与那个东西,也就宴会的主人那样的老家伙并不畏惧它了。喝完最后一口酒,人马也没有道出那东西的名字,但他提到了另一个姓氏,一个有着悠长历史高贵家族。

等到东方拂晓时,那片美丽的树林和赴宴者全部都消失一空,像一场梦境般。跳了半个晚上的舞蹈的副局长,发现他们仍然在那个颓败的神庙里。一缕晨曦照在躲在角落里熟睡的某人脸上。


评论 ( 2 )
热度 ( 7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