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23(先放两章,应该不会再改)

鲜衣怒马正少年

 

  整个宴厅的地板似乎是一种质地坚硬的深色木头铺成的,记得胖子曾经啧啧称道这是沉香木什么的,此刻他似乎是把他之前一直对着流口水的地板掏出了个洞。

额,这算是破坏文物引起公愤了?

不对,人都围着在看啥?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脸色都不太好看。

 

等叶修晃到那边后,他首先看到一个奇怪的金属装置,上部看起来是一只精致的笼子,栏杆向里延伸出许多锋利的倒刺,隐约能看到诸多精细的花纹,与笼子的底部的纹路相连。正中间有一个空穴,往下则是类似于一个三足的怪鸟的一支长腿。怪鸟是溜金的青铜雕塑,笼子在它的背上,与一边的翅膀纹路融为一体,鸟身上用阴刻的调法雕出繁复的金色,看着有点眼熟。

之前远望到的那个洞就在鸟腿的旁边,本该由一块黑色云母石掩盖,此刻盖子被翻在一边露出里面的场景。墨绿色的洞穴向下蜿蜒,不知通向哪里,而密密麻麻的细小骨骼和呈暗褐色的粉末状固体堆满了视线可及之处。联想到之前关于祭祀的影绘,让人头皮发麻。

 

“我说我们该不会要钻这个洞吧,打死我都不下去,你看胖爷他身材,进去了准卡住。”

“你小子害怕,想打退堂鼓别扯上胖爷我。”

“闭嘴,我们不会从这里下。”吴邪做了个制止的手势,转头问那个小哥:“找到了吗”

“你们谁懂乐理?”他回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然后一群人转头看向花儿爷,而花儿爷则看向王杰希,结果两人被一起推了过去,剩下的人则七手八脚地把盖子盖回去,胖子嘴里还在叨念往生经。

那边研究乐理的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在叶修他们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把人都赶到了一块儿,最后只留那小哥一人独自站在一个架子的编钟前,手里的拿着个黄色的锤子开始敲。玉锤轻叩编钟,空灵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给人以说不出的安逸感,但是小哥敲编钟时整个身子都块绷成了一张弓,防备着什么。

曲子很短,在叶修听不出个所以然时,就结束了,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后,整个大厅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他们所处的地面开始迅速下沉。本以为出了什么差错,结果还没往外冲就看见那小哥开了飞檐走壁的技能,直接从一堆杂物和遗骸中突了过来,一眨眼就到了眼前,那股气势把一干人都看傻了。

“都别动,要下了。”吴邪出声点明了情况。

接着就眼前一黑。

 

往下沉的那段路压抑的不得了,叶修开始调侃起人来:“少天啊,你说那小哥比起老韩来,哪个冲过来时更吓人。”

“你这是在作死知道吗,作死啊,我说老韩那张钱包脸还用选么,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你对得起人家小哥那的颜吗。”

“噗,原来少天小盆友是颜控啊。”

“少天啊,别看小哥长得一副师奶级杀手的脸,他拔刀砍人,哦不对是砍粽子的时候还是相当可怕的。对不对啊,天真?”

“没正面看过,你干了什么被他拿刀威胁了。”吴邪似乎是在黑暗中笑了笑。

“哎,小天真你就是那出水芙蓉弱官人,胖爷我怎敢把你放到前线去。”

“等等,那我们算什么,战五渣吗,战五渣?”

“别把我算进去。”

“卧槽王杰希,你有比我强到哪里去吗。”

“有。”

“你们……”

“老韩是霸图的那位小队长吗?”

“花儿爷你这称呼……”

“在我们看来你们都是小盆友,有意见吗?”

“……没。”v

“霸图开红黑色机甲的那位?”

“无邪你知道啊,哦,你的职业应该跟各个战队都会打交道,下次来蓝雨怎么样,我带你,保证比霸图更给力。”

“有下次的话。”

“与其找这货,还是投入斗神我的怀抱吧。”

“叶神你……”

“叶修,捡捡你的节操。”

“算了,还是霸图吧,至少省心。”

“老板你怎么能这样。”

“嗯!有意见?”

“……”

“……”

“……”

“……”

 

“……噤声,我们要到了。”一直在黑暗中沉默许久的人,出声提醒。


评论
热度 ( 9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