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22(这章就是过度,各位随意,po主的废话比较多)

纪年22

那卷珠帘,隔断了多少的时间与过往

 

骨头,遍地都是骨头,泛着惨白的颜色,踩上去直接化为粉末。似乎是一场宴会的中间有军队闯入,然后大开杀戒。因为倒在地上大多穿着盔甲,黑色的鳞片雕着火焰的纹理,温暖的光线投射在冰冷的兵刃上,勾勒出致命的弧度。往前走去,能看到宴会的客人们,或者说是来参加宴会的东西。手的部分看起来长着爪子,头部则拉长,露出獠牙。但这些骨头的主人,戴着镶着珐琅和珍珠的金丝头冠,穿着层层叠叠的丝绸长袍,外层的已经退去原有的颜色,但里侧的还保留着原有的鲜艳花纹。一支墨色的长箭将它钉在雕着云纹的沉香木案桌上,一只琉璃盏翻在它的爪子边,旁边还有一个会有饕餮纹的应该是青铜材质的碗一类的东西,里面盛着似乎是水果的残骸和一些动物的骨头。整一个古代皇宫贵族的打扮。

再往前走,场面有点混乱,穿着丝质长袍的怪物们与穿鳞甲的士兵们的骨头混在一起,剑与长矛相依,凭感觉是一场残酷的混战。无论生前是什么,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堆骨头渣子。叶修伸手在骨头堆里挑了挑,也没得出什么实质的结论,不过可以知道纷争的源头还在前面。

前面的地方被修了一道木质的圆形拱门,雕着草木异兽,中间横着用金银错绞丝串着的珍珠门帘,门里不知为何显得比较昏暗,只是隐约的觉得吴邪在里面,那种特有的味道远远地飘了过来。

 

拂过门帘,珍珠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惹得里面的人回眸。没有惊艳,只有惊吓。里面中央有个半大的莲花池子,池子里面开着金色的莲花,里面唯一的光源就源于池子中央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泛着金属色的花中央有光源,随着花骨朵的绽开,光芒越发明亮,而花开的契机则是吴邪掌中滴落的鲜血。

叶修的第一感觉是小三佛爷想不开,作为一个文艺范十足的青年,他特地跑到这边,找一个唯美的地方,割腕。好像哪里不太对,不,是哪里都不对。

 

吴邪的身边是那个一直闷声不吭的小哥,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花,金红色的纹路投射在他的脸上说不出的怪异。这时叶修才发现,那些滴落的鲜血全部被盛在那朵莲花中,盛开的莲花中有一颗发着光的珠子,血沁入里面,绘出一条条纹路来,被莲花放大,投射到四周的屏风上。

“够了,吴邪。”眼见着吴邪的脸色越发苍白,小哥出声阻止,但他只是摆了摆手。

最后莲花绽放完全,吴邪才收回了手开始观察那些屏风,看着他单手处理伤口的熟练姿势,觉得无比的违和和苦涩。

 

配合着屏风上原有的图案,能看得出来这是一系列叙事画。最初是条从迷雾中破出的巨蛇,头顶上并排生了两个眼睛,一个泛着金黄,一个透着诡异的紫红色。然后那条蛇被钉在半空中,那根钉住它的东西与蛇的尾巴一起没入一块石碑之下。大蛇变成一具巨大的骨架,被一群古代方士一样的人发现。方士们在巨蛇的体内发现了什么,然后他们举行了盛大的祭祀,祭祀很血腥,这里基本是红色的基调。最后一张则是一群长着奇怪脑袋的怪物在蛇头的部分开着宴会,画面边上有个怪物在往一个黑色的洞穴中倒红色的液体。画面挺写实的,叶修也看得懂,只是让人觉得很是怪异。

 

就在吴邪研究祭祀的那张,小哥开始记诵起什么的时候,叶修开始观察那条巨蛇出现的画。总觉得这玩意那么眼熟啊,这迷雾是什么,看着像……

 

“哐!”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小哥一下子冲了出去,接着听到胖子骂了一句什么,就安静了。叶修回头看吴邪时发现他在看那颗珠子,血已经全部被吸收了,此时四周的画面显示一张张怪异的脸,他们用鲜血从一个洞中将一些长着怪眼的蛇引出来,杀死,把蛇血混着酒喝下去,然后那些人开始长出鳞片,脸变得像蛇,他们开着血腥的宴会庆祝这疯狂的成果。画面很精致将每处细节都还原,宴会上散落的肢体让人作呕,透过鲜红的画面似乎能听到哭喊和刀刃落下的声音。

 

被吴邪拉走前,叶修觉得外面怪物的骨头再踩几脚也不为过。

 

门帘前,吴邪悄悄地将一样圆形的东西塞给叶修,那枚已经变成红色的珠子。叶修摸着圆润的珠子,有点发愣?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不会让你退出。”说着伸出未受伤的手,撩开那卷珍珠门帘。

看着那手比门帘上串着的珍珠还要苍白几分,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得跟紧了。


评论 ( 3 )
热度 ( 5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