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20 (太太们觉得现实版的龙宫里会有啥,怪也好,宝贝也好)

纪年20

你的经历变成故事,又由故事变成传说。那些个传说里的主角已有千百种的面容,而你呢,面具的里面是什么样?

 

一夜无梦,醒来时隐约听到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声音的主人背对着叶修,似乎是兴高采烈的在对着身旁的一个黑衣人倾诉他的光辉历史。那人身着的那件黑衣,似乎是有点偏大,叶修想了想,就明白是老板托付的那件。昨晚的专注点都在老板身上,或者说老板身上的那架摄像机上去了,只是隐约记得当时那人坐在老板的身边,安静得像雕塑。他背上还背着一把长刀,整个人给人一种他随时会拔刀把那个话唠一刀砍了的感觉。可据叶修观察,十分钟过去了,“话唠”都有些接不上气了,那人露出的半个侧脸上的表情仍然毫无变化。

花儿爷在摆弄一个奇怪的装置,胖子在煮东西,王杰希在帮厨,至于喻文州则还在休息,而老板,老板人呢?

 

溜达了一圈,叶修在一面巨大的玻璃壁前找到老板。整块玻璃嵌在崖壁里,露出对面海中的情景。海水、白沙、岩石,以及老板面前的那一堆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经年未理的长发,黑色花朵般飘散在水中。走近时,叶修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似乎有一双眼睛在那堆头发里盯着自己,抱着极大的恶意。走到老板身边时,叶修才发现里面裹着一个人形的东西,一只苍白、半透明的手从里面伸出,按在老板的倒影上。沿着手往上看,叶修对上了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黑色的眼珠占满了整个眼框,深海的腐尸。

 

被老板一把拉开后,才发现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老板,如果你告诉这是早饭的话,我可不可以抗旨不从。”

“你觉得这玩意能有多少肉,还不够我们分。”见某人的脸色不太好看,吴邪拿出一个闻着带薄荷味的软膏,涂在叶修的太阳穴处,慢慢揉开。

“老板,你一大早对着这东西,不觉得有点刺激吗?”

“你就算再多叫几声老板,我也不会给你发工资。”

见吴邪岔开了话题,叶修想了想就换了个话题。

“老板你不姓关吧?”

“恩,是吴。”吴邪顿了顿,“口天吴。”

“……”

“怎么了?”

“胖爷对你的爱称是天真。”

“爱称是什么鬼?”吴邪皱眉。

“小三佛爷,吴邪,您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放下手,吴邪对着那双眼睛,慢慢地问:“现在才怕了吗?”

“不,我只是想问……现在说,壕做友还来得及吗?”

“收拾收拾,然后我们就出发。”吴邪转身离开

“去哪里?”

“龙宫。”

 

回到根据地时,胖子的早饭已经煮好,飘着一股很浓的香味,周围围着好几个人。吴邪则在水边跟着那个黑衣服的面瘫聊着什么。还有就是黄少天看着有点虚。

见人都到齐后,吴邪对花儿爷道:“小花,把东西都给他们。”黄少天听到后直接一口水喷了,但是没有人理他。每个的人的电脑终端上显示的是最高权限的空间探索认证,也就是说把这一片全炸了也没人追究。

 

研究着连同权限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部分关于这片海域的资料,叶修抱着早饭一边琢磨,一边思考是不是该给老板道个歉。他刚刚实在是有点激动,作为与花儿爷在矿藏界有着同样地位的小三佛爷,外界对他的认识更多的是:最为出名的、并且活着的“钥匙”,以及身边总是伴随着腥风血雨的男人。曾经听军、、队里的老人说过,看见这把“钥匙”的时候,立即离开那个地方,越远越好。

传说他背后的家族窃取了一个很贵重的东西,把他变成了钥匙,以至于看守宝物的上古巨兽对他紧追不放。也有传说说他只会出现在十分凶恶的地方,在那种空间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没有人知道他做了什么……

不管传说演变成什么样,既然他对外的称呼并不是本名,那么说明他不想被他人知晓这种双重身份的存在。

 

寻思着措辞,叶修仔细地调试机甲,一叶之秋已经缓了过来,从数据上看出,花儿爷给的稳定仪确实不错。两人一台机甲,花儿爷和王杰希一组,黄少天和胖子一组,那么……,叶修发现他身边站着的是那个黑衣的面瘫,而吴邪则走到了喻文州的旁边。这是被吴老板放生了的节奏吧?


评论 ( 6 )
热度 ( 7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