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19(全章,我觉得自己在作死)

纪年19

有时候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岁月未曾流淌过,花开不谢。

 

“往叶神那边去了。”

“王杰希你这是想谋杀吗?”

“看着恶心。”

“魔术师联想到了什么?”

“哥被来自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快帮哥给弄下去。”

“就这样吧。”

“挺好的。”

“哈哈哈,一叶之秋大战触手怪,叶修你的贞洁还好吗?”

“卧槽,现在哥满屏幕的触手,你们等着,要死一起死。”

“跑。”

“王杰希你有本事别驾着王不留行飞。等等队长,别丢下我。啊啊啊,朝这边来了。”

“下一个就是你,文州,还有老王你也别想跑掉。”

“老叶,你是怎么在这么恶心的画面里找到方向的。咦咦咦,居然还有粘液,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要吐了。”

“闭嘴,六点钟方向抓文州。”

“叶神,少天,你们……”

“唉。”

“队长感觉怎么样啊?”

“我看着有点晕。”

“先帮我们把老王轰下来,之后你来个天鹅之死的晕倒方式我都不会拦你的。”

“离我远点,你们看着太掉节操了。”

 

 

“啧啧年轻人,血气旺盛。”胖子一边围观那堆掉节操的机甲,一边支起一口大锅开始煮水。

“我只不过是想打打牙祭,他们是怎么把事情弄成这样的?”这是刚从俄罗斯方块里抬头的花儿爷,“我眼要瞎了。”

“我全程都拍下来了,待会给你看。”这是已经受到惊吓,并且要拖人下水的吴邪。

“啧,发网络吧,绝对头条。”

“不太好吧,毕竟公众形象,我还不想被那个大叔唠叨。”

“要不打个码?”

“往哪打,机甲花纹一看就懂。”

“全部?”

“卧槽,那是不就是限、、制、、级的意思?我是正经的职业摄影师,我只拍正经的照片……”

“哈!现在的就很正经?”花儿爷指着那堆东西,就在刚才那堆粉色的触手的某一条,慢慢爬过一叶之秋的腿部,将一叶之秋往里面扯了扯,还能隐约看到半透明的液体留在机甲表面。

之前拍照的某人表示彻底不好了:“你到底是从哪里觉得这玩意会好吃?”

“哦,这里说的。你爸编的。令尊表示很鲜嫩,水煮烧烤两相宜,富含多种氨基酸……”

“你狠。”

旁边一直默默坐在吴邪旁边的黑衣青年,不着痕迹地往外靠了靠,接着盯着篝火发呆。

 

 

最后叶修他们成功的将王不留行也拖入了掉节操大军后,这场战役才告一段落。这种粉红色的触手来自于一种深海的大鱿鱼,平时呈现的是淡蓝色,但是受到危险的时候会把自己变成粉红色。将个头合适的挑了出来,剩下的赶回海里,几只机甲拎着鱿鱼晃晃悠悠地回到了根据地。

 

此时根据地里已经多出了两人,而且之前支起了的锅子里煮着粥,看起来还有两只大龙虾头在里面,旁边的简易烤架上胖子正在给鲍鱼和生蚝撒上酒,看瓶子好像还是二锅头。

 

“已经那么丰盛了,还让我们劳苦又劳心去……哈哈哈,一点也不辛苦,花儿爷,您要尝尝吗,绝对新鲜。”

“看着你们就倒胃口。”

四位机甲驾驶员看着花儿爷手里的那架摄像机都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这下麻烦大了。

“好了,还愣着做什么,还吃不吃。”看了看几人都是一脸天要塌的表情,花儿爷大发慈悲地挥了挥相机,招他们过来。然后把摄像机抛给了旁边的一人。

那人叶修感觉有点眼熟,多看了一眼,然后发现……是老板,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件棕红色的连帽衫,帽子兜着头,半张脸在阴影中。而且还在很愉快的摆着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调试他的摄像机。老板你知不知道你绝对能让所有的荣耀狗仔队都哭着跪下,叶修无比胃疼地腹诽。

 

 

晚饭吃的异常愉快,龙虾粥里加了点鱿鱼味道更鲜美,剩下的都拿去烤了,果真如吴教授所言的那样水煮烧烤两相宜。席间叶修偷偷地问了下老板,得到的回答是:来找你们的路上顺便捡了点海产,到达时看见你们正往水里跳,也就没拦着。

得了,以这位的敬业程度,估计他已经将全程都录下来了。以后绝对不能得罪,大腿什么的一定要抱紧。

 

烧烤吃到一半时,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头晕,他都看见对面的王杰希的大小眼快一样了,然后黄少天就先倒了下去。胖子手忙脚乱地扶住他,慌着找急救包,然后被那个一直沉默的青年给拉住了,“只是醉了,让他睡一会儿。”“哈,这小子一口酒都没沾,小哥你确定?”“胖子,你往生蚝里加了不少二锅头吧。”吴邪晃了晃酒瓶,听得出来还剩了不少。“这点就不行,真是小朋友。”“酒精会影响反应和操作,所以我们一般都不怎么喝酒。”

“恩,看起来叶小朋友和王小朋友也快不行了了。”一边花儿爷从自己兜里摸出一瓶看起来像是威士忌的东西,对着吴邪晃了晃,“喝不喝?”

“全倒了谁守夜!”

“那我喝了。”

 

 

帮喻文州安顿好几个酒“喝多了”的小朋友,胖子对酒量和反应敏捷之间的联系产生极大的兴趣,然后他又拿出一瓶二锅头,嬉皮笑脸地拍了拍吴邪的肩膀。“来,天真,你把这个给小哥。”

“死胖子,你要折腾,别拉上我。”

“天真啊,你看我们吃得多么欢,小哥一个人独对篝火,寂寞地喝粥,不觉得很凄凉吗?”

看了看小哥淡漠的表情,再看了看锅里少了大半的粥,吴邪决定硬着头皮上。

拿着二锅头,吴邪坐到小哥的身边,对着闷油瓶道:“小哥,要不要喝一点,今天气氛不错,这酒配海鲜味道一级棒……”吴邪开始即兴发挥,花儿爷开始笑,胖子装作给海鲜加料,剩下的是还清醒的喻文州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看着吴邪一脸纠结地找话题,再扫了那边明显有鬼的胖子一眼,最后闷油瓶伸手接过了酒瓶,灌了几口,然后全倒进了,吴邪的碗里。

   吴邪:“……”

   胖子在小哥把注意力往他那边转移时,飞快地去查看倒下的几位了。


评论
热度 ( 10 )

© 菌—夜莺的咏叹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