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

威尼斯狂欢节

偏僻的小巷,有百年历史拱桥安静地横跨过河水,偶尔有几只贡多拉从桥洞下穿过,将戴着用金丝勾勒的面具的客人送去广场那边。一个穿着花花绿绿,戴着一个有着讥讽笑容面具的人毫无征兆地从某个角落里冒了出来。周围零零散散的人们却对此无动于衷。混在衣香鬓影间,这个身影显得格外的格格不入。但周围那些个穿着罩着薄纱,镶着金边的长袍,头顶着彩色的羽毛或者绸缎人们也就将他们银质或者金色为底的彩绘面具向那边张望了下,就回过头去。威尼斯的假面狂欢节,无论你打扮成什么样子都可以,就是别让人认出身份就行了。所以在那人撑起一把怪异的伞时在桥上踢踢踏踏地转悠,也没人理会。

 

桥上的那人在找东西。狂欢节不只是人类的节日,还有那些平时躲在阴影里的东西,面具下面隐藏的是什么,无人知晓。

出于闲来无事,从驱魔人的总部领了点零散的任务,抓抓那些小角色什么的来打发时间。本是打算在总部的某个角落里找个暖和的地方打瞌睡,但是整个总部里的火药味有点浓。每年的狂欢节都是由驱魔人负责的,可这一次坐落在佛罗伦萨的异端审判局硬是插了进来,理由是威尼斯的总督还邀请了教皇冕下。其实真正的理由是姑娘们开始就驱魔人协会的会长和异端审判局局长哪个更帅,哪个更冰山掐了起来,结果就是男同胞们也不愉快了。

 

凭着感觉跟着一丝魔物的气息搜寻,走下桥后,沿着狭窄的河边小道向前。威尼斯是个水上的都市,错综复杂的河道和桥梁让初来乍到的人很容易迷了路,但在这里住了快十年的人却了解这片区域如同了解自己口袋里几枚硬币般清晰。魔物由水道离开,但是他能找到。

迎面走来的两位身着法式宫廷长裙少女,戴着开满花朵的软帽,脸上的是半边的银质花纹面具,露出较好的唇形。收起伞,让到街边,对着少女们弯腰鞠躬。换得少女们感激的微笑,银铃般的声音离去时传来她们的对话,话题无非还是那两位。

 

接触过两人的前任驱魔人协会会长表示除了惜字如金这个共同点,两人并没有特别共同点。一个只是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大男孩,另一个则是连表情都欠奉的人形兵器。由于那位局长太冷,冷到在与他屈指可数的几次碰面中,只见过他有一次表情。

 

那是在罗马的一座地下宫殿里,里面躲着一只大家伙。由于魔物的等级很高,加上宫殿在经年累月后崩坍得如同米诺陶的迷宫,驱魔人和异端审判局的精英倾巢出动还是找不到它,反倒是折了好些人手。那时那位局长罕有地皱起了眉头,捏了捏眉心后下达了做好最终战准备的命令,然后只身回了佛罗伦萨。第二天的午夜他带回了一个人,披着斗篷,戴着兜帽,只能从身上的神圣气息判断出是位神职人员。当时在场的驱魔人极为不解,因为神圣能力出色的人员自己的队伍就有一位,更何况审判局从不缺的就是这类。而审判局的人员在见到那位后的表情直接可以用大惊失色来形容。

其实那位什么也没做,只是由会长和局长陪着在地宫里转悠了一圈,然后倾巢出动的就是魔物们了。当时会长曾向他提出外勤任务的协助意向,结果对方只是笑了笑。后来审判局某位私下了告之了那位的姓氏,然后那个提议就再也没被提起。

佛罗伦萨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再加上他的年龄,应该就是那位枢机主教了。曾有人私下里偷偷地传着小道消息,地狱里的那位美丽莉莉丝夫人曾经来到佛罗伦萨时,对那位主教一见倾心,可主教却不曾愿意看她一眼,因此在地狱里发布了高额的悬赏,为求主教的那颗人头。

后来曾出于好奇向那位局长求证时,得到的答案是他身上有天国的印记,至于是哪位炽天使就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印记会吸引魔物,越是高的等级越是被其吸引。越是堕落,却越是向往天国吗,不得不说很是讽刺呢。

 

找到了,红与黑交织的长袍,白色的面具上绘有一个红色的符文,地狱某位大公爵的标记吗。出手试探后,发现只是一只下级的魔物。随手解决掉后,前方传来更强烈的气息。十几只低阶魔物和三只中阶包围了一座小型的蔷薇花园。潜入后发现里面站着一个戴象牙色面具,身着简单白色长袍的人,棕色的长发被扎在脑后,欣赏着眼前的这株Pink Chiffon,对周身的危机毫无察觉。无奈之下,只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小心地进行驱魔的工作。当其中一只中阶的魔物消失时,花园里传来默诵经文的声音。新约-启示录,一个章节完毕后,花园里只剩下两个人。

 

几乎半强制地将人拉上一艘贡多拉,接过船夫的位置,飞快地向另一边驶去。即使这位大人有着一次性消灭一个地狱军团的实力,那也掩盖不了他能够招来地狱里头号boss的坑爹体质。记得那件事情最后忙活了一个月,因为他差点就把一直被封印在地宫里的大家伙给叫醒,而且只是随手乱摸了一把。

 

水路很安稳,可能是因为驱魔人和审判局都在巡逻,也可能是因为独自坐在贡多拉中的那位开始哼起歌谣。旧约雅歌中的篇章,用曾经是炽天使的喉咙哼唱,神圣的气息摇曳在水面上。在夕阳的照耀下,穿梭过叹息桥的那一段水道美得让人有一种驶向天国的错觉。

终点是门廊前装饰着火焰哥特式石柱的威尼斯总督宫,驱魔人中核心人物在被渲染成金色的大理石建筑前,单膝下跪,亲吻白色长袍的衣摆,然后无比虔诚地请求:“作为神在人间的象征,于情于理,您都不该到处乱跑,教皇冕下。” 

——————————————————————————

我决定向你看齐 @苍术 

评论 ( 10 )
热度 ( 23 )
  1. vffgvmbx8456ccxcv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转载了此文字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