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15 (已经彻底混乱的时间轴,我根本就在刷盗墓啊)

白雪飞倦惊叹你的岁月不起波澜

犀照点燃映出来世映不出从前

 

一周里叶修陪着沐橙对练,而吴邪则在那个空间里渡过了不知多少的时日。不对等的时间流逝可以让他被各路教授围得团团转,还能得到足够的睡眠,更能避开所有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一些事。

将那个关键物品送走后,吴邪开始丈量整个里空间的大小。离开那个东西的影响后,整个空间开始渐渐的流露出颓败感。从外面的壁画来推测,两个空间曾经至少能够流通讯,可如今基本已经被隔绝。站在飞行器上,抚摸着黑色的崖壁,找寻着那条河流曾经流淌过的痕迹。 

 

那条流淌在时间里的河流,如同黄河般喜怒无常,经常改道和泛滥,其结果往往是在某个空间里侵蚀出一个小的空间。吴邪一次次地找寻这些藏在时间的缝隙中的线索,拼凑着关于那条河流的位置。传说中的河图说得就是这条在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河流的变迁。在它的源头就是一切的终极,或者说源起。整个河道就像一个罗盘上的花纹,从中间向外辐射,代表河水的能量流从那些沟壑里流淌过,维持着整个罗盘的运转。他们的空间就是浮在水面上的小岛,一旦河水开始枯竭,就开始崩坏,从最外边的人们居住的地方开始。

 

多年前他跟着小哥在那条河流里逆流前行,不知不觉间就走散了,在他的终点处等待的是一只豹子,长着一颗女人的头。在那只豹子开口时,他才意识到他遇到的是神话里那位著名的神氏——西王母。这是一场偶遇,那个以脾气不好著称的上古神,罕见的给吴邪讲了个关于伏羲和河图的故事,然后搅乱了吴邪所在的那片水域。最后回过神的吴邪发现,他躺在终极的面前,周身是记忆里的那片蓝色花海,原来多年前他就来过这里。

 

在花海的另一头躺着毫无声息的小哥,没有死,也不能算活着。很久以前有一个家族偶然发现了这条河流,并且开始默默地观测。那个时代离传说中的神话时代并不遥远,那个家族很快就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什么,也由此崛起。可在某个世纪的时间里,他们对比着手头的资料惊讶的发现,这条河流不知何时开始枯竭。家族里的人逆流而上,找到了那位神留下的最后一个安全装置,之后的每个十年,家族都会派人来。每一次都是时间的逆转,所以触动装置的人变回十年前的那个人,也就是说,现在跟他们出生入死的那个闷油瓶已经死了。一切又回到起点,也不知道小哥渡过几个这样的十年。

 

周围的花朵绽放又凋谢,变成雪白的晶尘铺在地面,纯粹的能量体,能够侵蚀一切的生命体。为什么自己没有被还原?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了,已经死了吗?看着眼前的手臂,吴邪伸出匕首狠狠地划了一道长口子,血慢慢的流淌下来,滴在晶尘上炸出道又一道的光束,然后汇入远处的河流里。

“运气不错嘛,居然被停住了时间。”张海客站在远处小心地避开那些光束,不咸不淡地吐槽。从他的口里,吴邪得知了汪家的打算。汪藏海是个疯子,他打算把所有的空间打通,这样就算水流开始干涸也不要紧,越靠近中心的地方,能量就越是充沛。

吴邪想了想来时的所见,就知道这样不行。沿着这条河流寻源头,古来就有好几种叫法,其中一个说法就是寻仙,求仙问道之人就会试着穿过一个又一个空间去寻觅诸神的所在地,但是很少有人能够成功,因为河流本身就排斥着外物,而越靠近中心的空间里,那些不老不死的危险生物就越多。如果汪藏海的目标达成,那么至少是一场生化危机的翻版。

最后吴邪在张海客提示下将小哥背了出去。在回去的路上吴邪找到了与怪物们搏斗的胖子,然后他见识到河流是如何排斥外物的。胖子冲进河流里,就像一个脂肪块落进水里,飘着水面上,滴溜溜地打转,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没有用,最后是吴邪在水里,拉着胖子一路向下游离去。后来吴邪发现胖子甚至会影响他对河道的判断,于是水文的绘制是天真在进行,胖子则负责接应。

 

小哥在清醒不久后,就开始对着吴邪时不时发呆,就在吴邪忍无可忍之前,他出了个门然后抱了奇怪的仪器回来。胖子一边看小哥捣鼓,一边啧啧称奇。最后小哥把吴邪拉过来,做了个全身体检。做完后小哥告诉他,不知为何吴邪的身体已经被那条河流同化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是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他不会死亡,但他会慢慢变成河流的一部分,随着那条河流,永远流离。自那之后,小哥似乎陷入了一种自责的状态,开始禁止吴邪靠近那条河流本身。而吴邪也查到了河图下落,历史上的记载早已失传,但是真正的河图一直留在各个空间里,而他要沿着这些水道找出几十个世纪前出问题的时间段里,河流所在的位置,凭借着对河流的感应,找出问题的根源,把这一切结束。

 

在三个月前,事情终于有所突破,吴邪没想到自己能够见到始作俑者,然后找到了这里。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脑洞! @苍术 

评论 ( 4 )
热度 ( 11 )
  1. 君十二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转载了此文字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