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11(好累,感觉不知道在写啥)

纪年11

我窥探着琥珀里藏住的时光,看着它们在指尖停留,然后就从指缝中溜走。你告诉我,在这片寂静而温柔的地方,那些被放逐的人们会一直徘徊于此,直到永远,永远流离。

 

即便是叶修这样的顶尖高手,要将机甲靠近洞口到足够的距离也不是容易的事,洞口离崖壁太近,一叶之秋挤不进两者间的空间。最后叶修从驾驶仓中取出一个类似天使光环的东西。

“老板我可是为你豁出去了。”抱怨完一句后,叶修将那东西戴在头上,然后打开舱门,站到一叶之秋的手掌上,然后一叶之秋缓缓地向崖壁靠近,抬手,一点点将叶修送到洞口的旁边。虽然叶修可以用操作盘将机甲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去靠近洞口,但此时采用精神操作最为简单粗暴且快速。鸟群在外面的鼓翼声让他意识到没有多少时间了。

  将身体挪进洞口后叶修下达将一叶之秋停在原地的命令,然后一把摘下控制器,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洞穴里很舒服,有风从里面出来,微凉的感觉,空气里没有异味。整个洞穴呈现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壁上微微发亮,脚一踩就哧溜地往下滑,叶修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却发现保持该状态往上爬不太现实,洞穴内部太滑,自己的体能也跟不上。

   将自己保持在一个‘大’字的姿势顶住穴壁后,叶修飞快地检索自身的装备,挑选合适的工具,最后他在一个画面上停住了。过了良久,叶修才将它取出。

   洞穴倾斜朝上部分大概十米多,坡度大概70度,叶修依靠着一把怪异的镰刀,用类似于登山锤的方法,一点、一点往上挪。到达出口处,叶修小心翼翼地观察完周围环境,确认无机关后,探出了头。有风从上方吹进来,风里有花的香味,像是路过午夜里的花园,清淡而绵长。

    

最后顶着防爆头盔登场的叶修发现自己置身一片蔷薇花园里,花朵在穹顶投射下来的光芒中安静绽放,正前方是一条碎石铺成小道,蜿蜒地通向一栋木屋。童话故事里的花园也不过如此,叶修狠狠掐了自己几把,确定这不是幻境。叶修摘下一朵花,粉色的花朵在他的指尖迅速的凋谢,然后在他摘下花朵的枝桠上重新长出一朵一模一样的花。就像是与现实交错的梦境。

花园里,叶修如同那些油画的少女般打着伞,迈着懒洋洋的步子遛弯。这里没有老板,也没有怪鸟们警戒的东西,有的只是这片安静而无害的蔷薇。思索一会后,叶修决定对着蔷薇做了一个实验,他拿出一个瓶子,将花装了进去。瓶子是特殊的,样品能在里面最大限度的保存完好。

花朵安静的悬浮在瓶子里,叶修则盯着那株枝桠,10分钟后花朵慢慢褪色,凋谢,化作尘埃,然后连尘埃也没有留下,尘埃消失的时候,枝桠上重新开出花朵。叶修就这么慢吞吞的一边辣手摧花,一边打着伞朝前挪。越靠近木屋的地方,重新生长的速度越短,或者说时间翻转越快,最后叶修都来不及将花装进瓶子。

花园中央的木屋看起是双层的,透过木窗可以看到里面亮着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叶修站在木门前收起伞,整了整衣服和头盔,然后敲了三下门。门内没有回应。尝试推了推,门没有锁。推开门后一层的情况可以一览无遗,有一个石质的炉壁,前面放着木质的桌椅,靠近窗的一侧则放着一张躺椅,后方则是盘旋而上的台阶,通向二楼。木桌上摆着一盏灯,散发出朦胧的光芒,凑近时能看到细沙般的发光物漂浮在一块半透明物质的周围,形成一层光纱。二楼是卧室,摆着一张木床,上面放着被褥,旁边的木架上摆放了些衣服。

整个屋子简洁到有些贫瘠,叶修逛了一圈后得出的结论是,曾经有两个人在这里住过,其中一位是个小个子的女性,两人是情侣。叶修还在床头边发现了一本诗集,看着出版年限,属于好几个世纪前的古董。

扉页上有人用清秀的字迹留下一句话。

……直到地老天荒。

 

前面的部分被涂改后分辨不清,叶修翻了翻后发现,字迹的主人几乎为每一首诗都做了批注,记录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文字动人,让叶修也有几分艳羡,直到中间的某一页。

“我大概是做恶梦了,我看见你冰冷地躺在我的身边,梦境如同现实般残酷。我们说过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永远。”

……

“我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如果这是梦,为什么还不醒来,还是我早已陷入一场醒不来的梦里。“

……

“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

“对不起,我会将一切都终结,对不起。”

戛然而止,让叶修很是好奇。

 

搜索完屋子,叶修打开了二楼的窗子,尝试爬上屋顶。正当他探出大半个身子往上爬上,一个白色的重物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然后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


评论
热度 ( 4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