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10(我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还有一到两章这个章节结束,下章会放进全职的人物,决定胖子肯定回来。全职的话,有啥建议?

应该不会立即刷副本,所以打算刷刷邪帝的时髦度好了。


———————————————————————————————

纪年10

  飞鸟掠过静寂的死地,在这个被遗忘的地方,你在找寻什么?

 

整个大厅以洋红色和玫瑰色为基调配以金色勾勒线条。四周是配以乳白色帷幕的落地窗,整个墙壁都绘满油画,在数枝水晶吊灯的照耀下依旧鲜艳。一张长桌摆在中央,铺着亚麻色的带花边的双层桌布,镶着金边的餐具摆在素白的盘子边,垫着白色的餐巾,中间是花束和烛台,未推开的椅子则是洋红色天鹅绒垫子配以鎏金的花纹的木质扶手椅。椅子的扶手上依旧纤尘不染,而餐桌上的花朵却显示出一种苍白的颜色,一碰就碎成粉末。在桌子尽头的后方是一扇向外凸出的落地窗,下方是一个小型的舞台,上面摆了架白色的钢琴,靠近时能看到开启的琴盖上清晰地映照出人影,轻轻敲击音色依旧悦耳。三个世纪以前的施特劳斯钢琴,应该早已作古的乐器,却在窗外昏暗的崖壁映衬下显示着一种奇特而顽强的生命力。

似乎是从舞台所处的位置得到了启发,两人很快就从对面的帷幕的后面找到隐藏的门,门后面是盘旋而上的大理石台阶。台阶的顶端是第二扇大门,将它打开后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周围装饰着大型的镜子,十枝流苏状的水晶灯洒下柔和的灯光,投在红色的地毯上,安静而温暖。缓缓地走过走廊,有一种让人晕眩的朦胧感。曾在酒店的底部仰望过它的尖顶,顶部的大小不足以容纳这样的长廊,更何况走廊尽头后的那个由柱式壁灯照亮的石质拱柱的三层大厅。

 

“已经错乱的空间,距离很近了。”

 

然后两人就开始在这可以称得上恢宏的大厅里开始找出口的游戏。先在一层铺着大理石地板绘满白色浮雕的大厅中转了一圈,然后沿着灰白色石质的台阶,沿左边的台阶盘旋而上二楼。圆拱形的石柱将长廊分割成明暗的两部分,光影间穿梭的感觉让之前的晕眩感更为强烈。到达通向下一层的台阶前时,叶修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被老板架着走完这段路。

一点点被扶着往上挪,有一种在梦游的不真实感,只知道他们还在往上走。就像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抱着什么,在黑色的岩壁间一点点地沿着悬空的台阶往最亮的地方去。曾有人怀着希望与悲伤走完这段路,将他最重要的宝藏的放在了台阶的尽头那片光芒中。风中传来鸟群的鼓翼,缥缈的歌再次传来。歌里面唱着悲欢与离合,可是最后的最后有人永远的留在了这里,而另一个人则在遥远的地方轮回然后消散。

 

我们逃离所有的我们能逃离的

在现世所触及不到的世界里

寻找所能企及的光芒

 

我在这里为你建起你的梦中庭院

种下的花朵会一直绽放

会有歌在风中流淌

 

时间就此间停住

停在最无忧无虑的时光里

一直到永远

 

有人向‘时间’奢求了不该奢求的东西。

被停住的时间里,会留着什么。

直到永远的又能是什么。

 

踏上最后一级石阶,照亮整个山谷的光源就在眼前,一个大型的半通明圆形发光体就长在上方。发光体目测直径七到八米,散发着明黄色的光芒,远远的望去就像一块巨型的琥珀,由内而外的透着光,隐约地能看到有黑色的杂质。飞来这里的鸟群就围着这个东西盘旋。

 

操作着一叶之秋,叶修绕着大家伙转了个圈,在靠近崖壁的一端找到了一个直接1.5米的洞口。用探照灯打进去,照不到底部。

“你在外面等着,三个小时后我没有出来,你就返回之前的那栋建筑,靠这个出去。”未等叶修反应过来,老板就打开舱门,站在机甲的肩膀上跃进了那个洞口,马上就看不见了,只留下一瓶暗红色的液体,装在一个牛奶瓶里,液面上星星点点地浮着蓝色的花朵。

 

叶修在外面操纵着一叶之秋兜兜转转了两个小时多,将周围的环境研究了透,最后决定进去找老板。之前的台阶本该通向那个洞口,最后的几阶是被炸断的,炸断的地方靠下,说明是有人不想放里面的东西出来。更何况之前的怪鸟至始至终都没有对机甲和老板做出任何举动,甚至就连老板纵身一跃时,它们也就稍稍地让开。就像雕塑一般,没有生命体该有的活力,只是机械的重复。除了盘旋在这个地方时,它们展现出一种军队的肃杀感,当这支军队开始不断增加数量时,叶修已经坐不住了。


评论
热度 ( 4 )

© 菌—夜莺的咏叹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