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09(对不起,已经是脑洞和废话齐飞的节奏了)

求酒店设定推荐,而且要高,还要是死贵的那种

————————————————————————

纪年09




流离之地

风格迥异的建筑交错于其中,在这片荒芜孤寂的空间里,它们见证过什么?

 

叶修睁开眼后,处于一种诡异的安静状态,呆坐着,只有眼神跟随着老板。叫醒叶修后老板就把他晾到了一边,将机甲的操控权转移到副驾,关上舱门,检查机甲的运行情况,这期间叶修就安静地观察老板的双手。此时老板带着一副白色的手套,手指灵活的在操控盘上敲打,看不出一丝的问题。然后叶修就自嘲地笑了笑,再怎么样的外伤,现在的医疗技术都能根治,所以就算老板伤成那样过,也不会留下一丝的痕迹。可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心里有点堵。

确认一切正常后,老板转身开始应对有些过于安分的叶修。再度扯了扯某只的脸皮收获一个不愉快的表情后,老板得出的结论是大概没睡醒,将之前那个凉飕飕的东西又贴到了叶修的脸上,成功收获一枚惨叫。这下叶修算是终于清醒过来了。

那个凉飕飕的东西是一瓶冷藏的冰牛奶,此时被老板放进热水中温着。(因为叶修强烈要求喝热的,考虑到他的折腾程度,老板妥协。)叶修就抱着加热杯,把梦里的经历告诉老板。老板安静地听完后,伸手捏了捏眉心。

“那个轮盘什么样子?”

“暗金色的底盘,总共十圈,每一圈都由不同颜色的碎宝石拼凑成,并有一颗较大的,我看见你在徒手拨动它们,然后……”

“把宝石的阵型画下来。”

“有用?”

“有人在岩壁间刻下了一首曲子,将他的过往和一个保守了很久的秘密留在了其中?”

“那他最后怎么样了?”叶修拿着笔开始在投影屏上涂鸦。

“据说那个人向‘时间’奢求一样不该奢求的东西,最后他付出了的代价是他以自身血祭了‘时间祭台’为结局。”

“那个轮盘?”

“恐怕不是,从你的描述来看,那个轮盘更偏向用于终结某种东西。”

“终结什么?”“等等,时间是什么,他奢求的又是什么?”

“哦,抓到重点了?但是我不知道。”

“不是吧。”

“本来呢,可以从你看到的轮盘推测出它的用途。可是你那种比幼儿园小盆友还糟糕的画技是咋么回事。”

“哎,谁让我的机甲技艺如此精湛,所以老天看不下去,就收了我的一些特长。”

“开着都睡着了,精湛你个头,我们差点就撞上去了。”

“我开了自动巡航!”

“睡着时脸搁键盘上了。”

“意外,这种黑历史绝对不会再有了。”

 

 

最后老板在叶修的复述下画出了轮盘的全貌,细致的就如油画一般,让叶修啧啧称奇。画完后老板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他安静的思索了一番后,将一个手环交给叶修,告诫他不许离开自己五米以外更不能再搞什么幺蛾子了,下面行程会很麻烦。

叶修查看完手环后正真的安分了,因为老板的举动,也因为前方的鸟群开始降落。

“最后的目的地到了,流离之地。”老板轻轻的叹息。

降落,收起机甲后,叶修一手揪着老板,一手捂着暖好的牛奶走在可以被称为街道的路上。不知为何上方的穹顶上有柔和的光投下,照亮了两边的街道。有摩天的高楼也有古旧的小院,各个时代的建筑汇聚在这里,就像是一场比拼。老板带着叶修走进一栋看起来像是酒店的地方,奢华的前厅亮着灯,照着空荡荡的前台,灯光柔和,场面安静,适合随时冒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老板直接拉着叶修走进了电梯,按下最上面的键。似乎是才注意到到叶修的的警惕,老板安抚他现在还不会有事。

“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这里还会有电,而且这种建筑风格是上个世纪的吧,而且这种电梯已经早就作古了。”

“这是各个时代里被拉到这边的建筑,在来到它的范围内,它们的时间就被停住了。”

 

  顶楼处的门上了锁,但马上就被机械给打开了,打开那扇以栗色为基调,描有金色花纹的双排大门后,里面是一个有着大型落地观光窗的洛可可式宴会厅。

————————————————————————————

剧情跑成这样是因为昨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和姐姐去一个似乎是外国某处的地方玩,由于某位走丢了,所以折腾到了晚上只好夜宿在那里,然后我表示要去那个最高的旅店住。

然后我们就跨过一片河滩,对就是由很多碎石的那种,中间还有一条不窄的河,沿着河中铺好的石子路过去的。

到了那里以后发现没有人,大厅里亮着灯,我们直接上了楼发现可以直接进门,灯可以打开,水龙头也可以流水,房间看起来很舒服,但是整栋楼就是没有人。最后我们只好离开,就近找了一家很贵的三层旅馆,旅馆的主人告诉我那栋高高的旅馆被废弃很多年了,但是我在来这边之前能看到它在夜幕里亮着灯,很显眼的。

醒来后就不好了

评论
热度 ( 9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