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年07(总觉哪里不对)

纪年07

我看见青色的飞鸟排成一条蜿蜒的带子,飞向流离之地。

 

下坠的速度开始逐渐地减缓,周围的黑暗中传来风流淌过和羽翼鼓动的声音,他们似乎是划出了一道弧线,然后直直的冲向对面的那团黑幕中。此时叶修整个人都挂在老板的身上,想大声呼喊却被灌了一嘴的风。就在他觉得他们两人要撞上对面的崖壁时,老板转过头,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个词“机甲”,然后放开了绳子。不到一秒后两人就栽进了一叶之秋的掌心中,老板作为肉垫,并且还保持着叶修挂在老板身上的姿势。叶修尝试做出一个爬起来的动作后,立马又趴回老板的胸前开始装死。老板懒得理他,索性打开了灯照周围的环境。此时机甲稳稳地浮在一道裂缝之上,下面看不清底部,一边的崖壁上那些怪物似乎是探着脑袋,发出一种奇怪的叫声,另一边的崖壁朝上与头顶的岩石连成一体,灯光下岩壁呈现一种黑色花岗岩的质感,似乎这里是一处山体内部的裂缝。

“抽筋抽完了的话就起来。”观察完周身环境后,老板开始着手处理身上的“重物”。可待他把叶修拎起来后,叶修却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叶修对着老板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老板你是不是去过觐见,我听不到你的心跳。”下一刻叶修就如坠冰窟,老板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息比他当初直接砍死那头双头的怪物还要强烈好几倍。除了杀意,叶修从老板眼中读到的还有源于悲伤的愤怒。与以往判若两人。

若说叶修认识的那位老板是一个性子好,对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此时的老板似乎开始散发一种魔挡弑魔、佛挡杀佛的气势,极为陌生。可叶修却觉得这样的老板比较像有活人的感觉,往日的老板看着就像画中人,清冷出尘,不带一丝的烟火味。

很快老板就将一切的情绪收敛好,将叶修一脚踢进机甲的驾驶舱,自己则坐到机甲的肩膀上,开始用探照灯指挥。

 

在灯光的照射下,之前的青色三头鸟在前面的崖壁间安静地盘旋,像一条华丽的缎带飘在半空中。一叶之秋就按照探照灯的方向慢慢向鸟群靠近。很快飞鸟由开始的环状分出带子的两端,开始向前飞去,红金色机甲就慢慢跟在后面。

叶修坐在驾驶舱里偷偷观察坐在机甲肩膀上的老板。老板条腿弯曲,拿着烟蒂的手就搁在膝盖上,另一只手中则执着探照灯,风拂过发丝,老板轻轻地吐出一口烟,看不出是在发呆还是有心事。看着老板一脸累爱地抽烟,叶修表示心非常痒痒,奈何操作室不能抽烟,一抽烟就浇他一脸水。于是实在无聊的叶修大大决定继续作死。

“老板你怎么刚才反应那么大啊?”

“你从哪里听到过这个词。”

“圈子里的传闻呗。据说去过的人都不会变老,时间被停住,穿得神乎其神的。”

“最初从哪里来的?”

“啧,这个不清楚,要不帮你问看?”

“免费?”

“拿你身上的问题来换怎么样?”

“我没去过觐见,这跟觐见没有关系。个人自身问题,等离了这里,可以让你再听听。”

“‘钥匙’的自我保护手段?”

“你还知道多少?”老板自嘲的笑了笑。

“在普通人中会出现一些特例,能够以身躯平衡空间重叠处的磁场,打开一个两边对通的通道。由于对冲或者依靠仪器所开启的通道会产生强大的磁场乱流,对机甲的中枢系统干扰和损伤极大,简直是天赐的珍宝。但这么稀有的人员,却就算是军方也对这种人表示可遇而不可求,因为他们一般自身比较脆弱,而特殊的磁场会引来各种危险,更何况这种体质能够活到成年都没被卷进别的空间的人实在是,少到我现在只见到一只活的。”

“哦,你下一句该不会就是求抱大腿吧?”

“错,我好奇的是你是如何活蹦乱跳的活到现在的?”

“你姓叶,也应该听过九门的事。”

“家族?”

“算吧,虽然从最开始就……”老板想到了什么,最后出口的话变成一句深深的叹息。

“老板,就算你这么猛,还是小心些,你简直是个移动宝库啊。”

“小心什么?”

“万一你哪天就被盯上了。那种蓝色的花是因你的特殊磁场引起的吧,简直就和个人招牌一样。”

“没关系,我可以控制的。”

“……卧槽,你坑我呢!”

“恩,这边的地形我需要一个精通机甲的人。”

“私自探索未知空间的人员将受到法律的谴责。”

“没关系因为我的特殊体质,我们是误入其间的。”

“……我现在求抱大腿还来得及么?”

“别闹。”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菌—夜莺的咏叹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