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于光之中:



时间稍微回溯一点,叶修他们在游戏里跟“君莫笑”缠斗的时候,游戏外,兴欣网吧二楼技术部房间里响起一阵欢快的音乐。


超级马里奥的经典通关音乐将屋子里大半的人都吸引到了关榕飞的电脑边,关榕飞本人却在一旁站着,椅子上坐了个半大不小的少年。


“搞定!呼——真难啊这游戏!”卢瀚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左右扭着身子活动肩膀,罗辑和伍晨凑在旁边看,一脸的惊叹。


“真的搞定了……”罗辑一双眼睛在镜片后面瞪得老大,“太厉害了,不愧是职业选手……”


“你也是职业选手。”关榕飞凉凉的说。


罗辑张了张嘴,一时无语。差距,什么叫差距……






“这个很看运气的。”卢瀚文说,“有的地方手速再快,运气不好一样过不去。”


那也得是以手速快为前提啊!罗辑泪流满面。都别说他跑没几步就紧张,一紧张就出错,勉强救过来跟着也是连锁反应,根本还谈不到手速上面去。


再看卢瀚文,小小年纪,各种镇定自若处变不惊,那是素质,是天赋,罗辑羡慕,但这些都是羡慕不来的。


不愧是上赛季的最佳新人哪,罗辑想,关榕飞在一旁嚷嚷:“让开让开,接下来看我的!”


卢瀚文赶紧跳起来,把座位让给关榕飞。电脑屏幕定格在通关画面,画面中央以点阵文字写着一个问题:


『是否开始下一项挑战?』


『Y』『N』


关榕飞毫不犹豫的敲下了“Y”,屏幕上闪出几行代码,啪啪啪的自动往上翻。关榕飞一目十行的扫,一面喃喃自语:“哎,好像触发了什么东西……游戏里的……妈的管它是啥呢反正也不会比关里面出不来更糟了!”


罗辑一阵头皮发紧……万一更糟了怎么办啊?但即便真触发了什么,触发都触发了,他也没法把进程倒回去,只好心惊肉跳的对着电脑屏幕干瞪眼。


代码跑完,紧接着是一整行一整行的数字往上刷,关榕飞看了两眼,懵了。“这什么鬼玩意儿……”他看着整版整版毫无规律可言的数字,很想抓狂。


这些数字就像纯随机排列的一样,一屏一屏的往上刷,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普通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出个什么密码输入框之类的,输对了就破解完成?但这是什么意思?”卢瀚文在椅子后面伸着脖子看,也愣是看不出所以然。


“这个……好像有规律。”罗辑看了一会儿,忽然说。关榕飞自觉往一侧让了让,罗辑靠近了一点,紧盯着屏幕上闪动的数字,好半天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些数字是重复出现的。”罗辑说,“你看,假设这里是起点,然后到——这里。这里开始就又重复了。”


他在屏幕上指点着,每隔三屏指出一个数字。被他这样一说,关榕飞也看出点门道,卢瀚文在后面直犯晕。


“这些数字也有规律。第一个和第七个数字相加乘以第五个数字,得出的结果尾数再减去第四个数字,再和同样方式算出的第二组数字相乘,再……”


“停!”关榕飞及时打断了罗辑的说明,“别加减乘除了,直接说结论!”


罗辑看了一会儿,又沉吟着验算了一通,一脸严肃的在小键盘上敲下一个按键。“叮”的一声,屏幕静止了,一个数字被飘红出来。


三秒钟后,一波新的数字再度来袭。


“靠,有完没完!”关榕飞干脆站起来,把椅子让给罗辑。“这次的更复杂一些。”罗辑说着坐了下来,专注的研究起新一波数字的规律。


卢瀚文见没他啥事,屏幕又看着晕,就丢下这边跑到沙发上坐下。“怎样?”他问另一个一直坐在沙发上的人。


“这份合同有点意思。”那人扬了扬手里的一叠纸,正是联盟寄送给各战队的测试协议书。他放下合同,卢瀚文赶紧拿起来看。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时候震动了起来,他拿过来,扫了两眼,对望过来的关榕飞说:“地方找到了,你一定猜不到是哪儿。”


“这边也有新进展,你同样猜不到是什么展开。”伍晨招手,示意都过去。他面前的屏幕上是新一轮摘出来的聊天消息。


“他们也找到线索了?”关榕飞看完,略感疑惑。


伍晨点头:“觉不觉得同步度略高?”


“故意的。”站在他们后面的男人说,“可能性很大。”


他把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地址出示给两人看过,从也凑过来的卢瀚文手里抽走合同:“我先去看看,给我林敬言的联系方式。”


伍晨赶紧翻手机通讯录,把名片发过去。眼见对方低头操作着手机添加联系人,垂下来的几缕头发斜斜扫过眼角,伍晨总觉得还是有些别扭。


原本是关榕飞在第N次尝试失败后掀键盘不干了,他赶紧打电话给林敬言。林敬言表示那边还在僵持着暂时回不来,说会另外帮他找人过来。当天晚上等到背着个双肩包的卢瀚文一头撞进网吧引来各种围观,还没来得及感慨这年头的家长都那么放心未成年的孩子一个人跑长途,转头看到另一个站在网吧门口的人,伍晨就惊呆了。


差点儿以为是叶修回来了,还好他的理智还健在,知道他们家队长就算穿得西装革履也不会是这么个气质。


“我找叶修。”那人说。


“呃……我们也在找他。”伍晨迟疑了一下,回道。


这下换对方讶然了。


叶秋么……看着更新好通讯录的人抬起眼来对他点了点头,伍晨百感交集。原来那个名字的主人是这个样子的,他想,一样的脸,不一样的气质,却是一样的行动力超群。


“我去带他们回来。”叶秋说,挥了挥手就出去了。


“很有自信嘛……”关榕飞对着他的背影嘟哝道。


伍晨笑起来:“果然是双胞胎的兄弟。”


“不愧是叶修前辈的弟弟!”卢瀚文跟风,关榕飞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绕去看罗辑的进度。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叶修,正走在返回嘉世俱乐部的路上。


 


叶修看天色不早,顺路买了份盒饭拧回去当晚餐。他回到宿舍,从内网上下载了当天比赛的录像,一边吃饭一边看。


吃到一半,门被人敲开。“什么时候回来的?”苏沐秋靠在门边上问。


“刚回,有事?”


“陶轩找你。”


“哦。”叶修扒了口饭,“让他再等等,吃完过去。”


“啧,你是老板还他是老板……”苏沐秋鄙视的看着他,“待会儿你自己过去吧。”


苏沐秋走了,也没再带上门,叶修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吃完饭,擦了擦嘴,关掉视频。


两分钟后,他走进陶轩的办公室。


陶轩是嘉世的老板,但这个网吧出身的老板平时也真没什么老板架子,办公室虽然是独立的,跟普通工作间也没什么两样。


叶修熟门熟路的走进去,到饮水机跟前给自己接了杯水,往沙发上一坐:“你找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说吧。”


“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好事?”正在埋头看文件的陶轩抬起一边眼皮,随手抄了一份文件飞过去,“看看。”


办公室挺小,陶轩的书桌距离沙发也就一米多一点的距离,叶修稳稳接住丢过来的文件,拿在手里翻了翻,看完说:“这事儿找沐秋。”


“知道不找你。”陶轩料到是这结果,“这不就跟你打个招呼吗。怎么,这次不反对?”


“不影响训练和比赛就行。”叶修把文件丢在茶几上,喝了口水,“沐秋有分寸。”


“唉……”陶轩叹了口气,推开面前的文件,扶了扶眼镜看向叶修,“其实你要是肯接就再好不过了。”


叶修笑道:“沐秋形象多好,怎么,嫌弃?”


“哪儿能。”陶轩说,“最好你俩能一起上,黄金组合。”


叶修摆了摆手:“我还是算了。”


陶轩走过来,捡起叶修丢开的文件,随意翻了翻:“就拍几张代言照片,能耽误什么事。”


叶修摇头不语,陶轩对此也只能无奈。“算了,随你吧。”他说,“就跟你打声招呼,其他没什么。”


叶修想了想,说:“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讲。”


“哦?”这倒让陶轩有些意外了。


“沐橙下个赛季想入队。”叶修说,“她年龄不太够,帮忙瞒一下。”


“沐橙?沐秋的妹妹?”


“对啊,能有几个沐橙?”叶修嘲笑他反应太大。


“好啊,真是太好了!”陶轩眼睛立马就放光了。叶修瞥了一眼,脸沉下来。


“警告你,别打沐橙的主意。”


陶轩干笑两声:“我能打什么主意……”


“我还不知道你?”叶修说,“大美女呢,你已经开始考虑怎么包装了吧?”


“咳咳。”陶轩咳了两声,正色道,“这也是为了战队的发展。”


叶修沉默,道理他当然知道。“答应我尊重沐橙的意思。”过了一会儿,他说。


陶轩点头:“当然。”


气氛少许沉滞,陶轩想了想,提道:“你准备让沐橙注册什么职业?账号可以开始练起来了吧。”


叶修笑起来:“账号都现成的,就用沐雨橙风,多合适。”


“呃……”陶轩愣了一下,“那沐秋呢?”


“先保密。”叶修眨了眨眼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放心,稳赚不赔。”


陶轩只能继续“呃”,他这个老板,在战队构成和技战术层面上真心说不上什么话,向来都是叶修一手包干,干得漂漂亮亮,他也没有需要插嘴的必要。


相信叶修已经是本能了,陶轩笑笑,不再说什么,转回桌子后面准备继续刚才的工作。叶修看他拉开椅子坐下,忽然心思一动,说:“不管未来如何,我们的目标总是一致的吧。”


这话听着有些怪,半像陈述句,半像问句,陶轩不由得仔细体味了一下,抬起头来。“毫无疑问。”他说,即便没有叶修对胜利的那种执着,嘉世也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对嘉世的认真,他自信不在叶修之下。


“嗯。”叶修点了点头,放下杯子站起来,“先走了。”


踏出陶轩的办公室,从走廊窗口看出去,夜色浓郁,灯火阑珊。叶修深吸了口气。明明应该都是满意的,却总觉得并不踏实,一直虚悬在心里的那种微妙的错位感究竟所为何来?


他一步步跺回宿舍房间,晃开休眠的屏幕就看到苏沐秋的留言,让他回来就上线当陪练。


十二月新版本上线,将会开放神之领域,他们一度以为将永远尘封箱底的散人账号终于又有了重获新生的希望。对此苏沐秋可谓干劲十足,叶修被拉着全程陪练。带一个小号起来并不难,难的是50级就必须做的神之领域任务。


当然,他相信这还难不倒苏沐秋。


另一个难点,则是千机伞的后续开发。前期的方案苏沐秋早就已经研定好,嘉世的材料储备很充足,即便中途出了什么差错也可以重新尝试。50级以后的升级方案,他私下委托给了关榕飞,他跟苏沐秋没事儿也老往技术部跑,几个人围着把千机伞打转,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第四赛季开始前要把所有事都搞定,届时君莫笑的亮相,叶修十分期待。在那之前,第三赛季的冠军要先拿下,叶修点开刚才没看完的视频,一一记下明天需要讨论的地方。


看着看着,他渐渐的又有些走神了。脑子里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说:并不是这样的。


明明是下午才亲身经历过的比赛,整场比赛的过程却总觉得那么陌生。这里不对,那里也不对,为什么呢?明明可以打得更激烈更有兴致的,明明有什么人,是需要在赛后的复盘里被重点提及的……


是谁呢?脑海中仿佛有个身影正在对他伸出手来。你想告诉我什么?隔着一层层杂乱错综的光影,叶修问。


嘉世、家人、苏沐秋、陶轩、君莫笑……以为已经远去的友人,一回头就在身边;以为已经断了联系的故交,正在很有精神的开始新的生活;以为已经有了缺失的梦想,发现还可以重头来过。


重头来过?他蓦地睁开眼,静静的坐了一会儿,逐渐呵呵呵的笑出声来。


多大人了,还做梦?


步出房间,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左右看去。这是记忆中嘉世俱乐部的风景,他最后一次看到,是在人去楼空的那一天。当时的走廊就像现在一样安静,他站在那里,回忆起它曾经人来人往的模样。


那才是真实。真实总是充满缺憾,但真实的人生只有一个。


他闭上眼,再睁开,看到王杰希蹲在面前,正伸着一只手捏他的脸颊。


 


半边脸被拽着向一侧拉开,嘴角咧着,叶修抬起还有些沉的眼皮,用变调的声音问:“你在做什么?”


王杰希面不改色的放手,轻轻拍了拍刚刚捏过的地方:“看你睡得香,试试手感。”


叶修默。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他开过的无聊玩笑,这家伙原来记了这么久。


他定了定神,发现自己靠坐在一棵流光溢彩的树下,王杰希半蹲着,看上去有些忧心。


“这是哪儿?我睡了多久?”叶修问。


“我不知道这是哪儿。”王杰希说,一边站起来,顺手把叶修也拉了起来,“我也刚醒没多久,所以第二个问题也没法回答。”


叶修一听,觉得也不用补上第三个问题比方咱们是怎么跑这儿来的了。他记得他们在地下水道里玩儿逃生游戏,出口已经就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他没有跑出去的印象,也没有遭遇别的任何变故的印象,就像是踏出一步,突然就掉线了一样。


当然,他知道他没有掉线,他只是掉进了一个堪称美满的梦境。


梦里觉得一切都有种不真实感,现在想来,又觉得好像真的经历了那些一样,叶修心情有些复杂。他注意到王杰希说也是刚醒,心思一动。


“我做了个有意思的梦。”叶修说,“你呢?”


他们在这个充满奇幻色彩的空间里走着。哪里都是流光溢彩的树,撑起一片同样幻化不定的天幕。这里看起来像是个特殊的副本,但又空荡荡的,走了半天也只能看到他们彼此的身影。


王杰希听他这么问,眼神有些复杂。叶修总觉得那双眼里像是藏着一些话,它们的主人显然是不打算说出来。


“你梦到什么了?”王杰希问。


“过去。被粉饰得太过美好,我就醒了。”叶修说。


王杰希点了点头:“我看到未来,不怎么好,吓醒了。”


叶修笑了:“能吓到魔术师,到底是什么样的景象?世界末日?”


王杰希摇头,看起来不愿多说。他们转了一圈,又绕回最开始的地方。


那棵树是这个空间里最显眼的标志物,树冠延展开来,几乎遮盖了半个天幕。王杰希伸手摸了摸树干,很奇异的手感。


叶修往边上一靠,说:“你觉得这个空间是什么意思?”


这里看上去比地下水道什么的上档次多了,但总没可能是专门把他们弄过来好吃好睡的供着的。


“地图没有显示。”王杰希说,“比起去猜为什么会到这里,我更想知道该怎么离开。”


没怪,没有任何机关和触发事件,这里是一个完全静止的领域,自然也没有出口。这种被关在哪里的感觉似曾相识,只不过这次封闭的空间更加狭小,也更加单调。


“如果不是打算把我们在这里关上一辈子,线索早晚会出现的。”叶修说,“在那之前,既然有时间,就来整理一下目前为止的状况吧。”说着蹲下去,掏出纸笔写写画画起来。


他先画了个三角形,由下到上切成六块,下面五块标上数字;再画了一个独立的大圈,里面一个圆点伸出八根弧线;在这个大圈旁边,他又画了个小圈,一根竖线顶端分出几道叉;最后,他在这些图形之外画了个撑伞的火柴人,完工。


王杰希看着这涂鸦风的简笔画,抬了抬眉毛,他很勉强才意会到三角形是山,支着八条线的圆点是蜘蛛,顶端分叉的竖线恐怕是棵树。叶修指着火柴人介绍:“这个是‘君莫笑’。”


“你也真能自黑。”王杰希忍不住吐槽。


“不然你来画。”叶修一边说,一边从火柴人身上拉出去几条线,画上箭头,分别指向三角形的一、二、五层,以及蜘蛛洞。“他在这些地方出现过,其中只有第五层我们并没有遭遇。”他说着,在数字“5”的旁边画了把小叉。


“第一层,我看到的是‘君莫笑’,你看到的却是幻境。”他把数字“1”圈出来,左边写上“王”。


“第三层,你掉进了隐藏BOSS的巢穴,做了个梦,这里我们姑且也把它算成‘幻境’。”他又把“3”圈出来,同样写上“王”。


“然后是这里。”他说着在树的图示周围加重画了个圈,写上“王、叶”,“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很难理解,但至少可以肯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做了梦,依然称之为‘幻境’。”


“只有第四层没遇到这些东西。”王杰希说。


“嗯,一帆的事情只能算意外。这层没遇上‘君莫笑’,也没遇上任何幻境,但却发生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HOTFIX。”


“没错。”叶修在“4”旁边画了个五角星,“这是第一次明确的说明有人在密切关注游戏里的动向,并且能够修复BUG。”


“然后就是林敬言的来信。”王杰希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叶修点头,在星号旁又加画了一个信封的符号:“同样是第四层期间,服务器被入侵过,紧接着原本的世界进程设定就被修改了,当然,有理由认为是那个修复了BUG的家伙干的。”


“假设——我是说假设——‘君莫笑’和那些梦也好幻境也好,成因都是正常的游戏生态,那么第四层没有遇到它们也就可以理解。”叶修指着那一块儿,“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或许出于某种目的,一部分进程被人为的停掉了。”


“正常的游戏生态?”王杰希沉吟着。叶修解释道:“并不是说这些现象很符合常理,只是说,这两者都是来源于某一部分游戏程序产生的影响,虽然具体成因仍不明,但都存有相当强烈的导向性,并不是偶然存在的。”


“第四层发生的事则都是偶然事件。”王杰希说,“而那些我们一直认为是意外的事,实际却是常规事件,甚至可以说是设定……”


“就是这个意思。”叶修点头,“这样去想就说得通,接着这些常规事件又回归了,因为偶发状况都被排除了。”


“仔细想想,那些‘幻境’的确都具有很强的导向性。”王杰希思索着,“第一次,我看到的实际上是第四层的场景,也因此才能避免遇险。第二次看到的则是隐藏副本迷宫的脱出路线,也就是说,‘幻境’总是在给出提示和指引。”


叶修沉吟了片刻:“如果这样想,那刚刚的梦里是不是也藏有某种线索,或许跟离开这里的方式有关?”


王杰希仔细的回忆了一遍适才的梦境,摇头:“不知道,完全没有可以产生联想的部分。”


叶修自己想了想,也觉得略牵强,只好先略过这层不提。“不管是不是真的固定存在提示元素,那些幻境和梦境背后都有程序作用这点是肯定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但这个游戏真的能影响玩家的潜意识。”


“就像催眠一样。”王杰希说。


“真是危险的东西。”叶修在三角形旁边画了个大大的叹号,“搞出这种东西来,合法吗?”


“全息拟真,法律还没有相关的限制吧。”王杰希说,光是网络法这么多年都没见健全,就别说这么崭崭新的领域了。


“搞新技术的人都很拼,我们是小白鼠么……”叶修嘟哝了两句,又接着指向代表“君莫笑”的火柴人,“这个意图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杰希顺着看过去:“嗯。如果说幻境是某种潜藏的帮助,那这家伙就是明摆的威胁。”


“说他是BOSS,好像又显得太过智能了,哪有这种像刺客一样神出鬼没冷不防给你一刀的BOSS?”


“我也觉得不像BOSS,也不是怪,感觉上更倾向于某种第三方势力。”


“这很矛盾。”叶修说,“我们知道有一个会关注游戏进程和修复BUG的旁观者,通常情况下,这样的人会更乐意看到我们按照他的剧本进行游戏吧,至少如果是我就会这样。但这个‘君莫笑’的存在,却会明显的破坏节奏。”


“你的意思是,导演这一切的人其实也并不希望看到‘君莫笑’的存在?”


“搞不好‘他’就是最超出那家伙预期的变数。”叶修在火柴小人旁边画了个问号,“那家伙想看我们玩游戏,‘他’想阻止,为什么呢?”


好像有什么念头闪过,没来得及抓住,王杰希皱眉。叶修也在思考着,但看起来同样没能抓到要领。


“照你这么说,也许等等看那个‘君莫笑’会不会突然出现来妨碍我们‘正常的’玩游戏,就知道突然被扔来这地方算是怎么回事了。”王杰希忽然说。


“这鬼地方哪里正常?”叶修把纸抓起来揉成一团,和笔一起塞回包里。他又想到了之前的梦境,明明是虚构的,偏又真切得有些离谱。有什么寓意呢?他把每个能记得的细节都过滤了一遍。


倒是有提到君莫笑,但他不觉得那跟这里这个‘君莫笑’有任何关联。嘉世?叶秋?兴欣网吧和陈果?都想不到任何联系。


苏沐秋……他还记得最早跟“君莫笑”交手时的意外感,当时对方使出的正是当年苏沐秋随口提过的伎俩,那时候是一笑置之的,也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所以,真的只是巧合?


总觉得很难相信会纯粹就是巧合,这个“君莫笑”,到底被设定了怎样的战斗模式?


“在想什么?”王杰希见叶修突然开始发呆,问道。


“我在想,如果之前的假设是成立的,那么说到底,我们也只是接收到了某种信号的影响,最终决定幻境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的,还是我们自己。”叶修像是在整理思路,缓慢说道,“那么如果说,游戏里的这个‘君莫笑’,也是我们自己构建出来的呢?”


“那跟幻境不一样。”王杰希说,“所有人都能看到同一个‘君莫笑’,这不合理。”


叶修眼睛一亮:“你说到关键点了。”他说,“我们看到的真的是‘同一个君莫笑’么?”


王杰希默然的看着他。


“好吧,换个说法。”叶修走过去,把王杰希的手拽起来,摆了个施放法术的姿势,“比方说,你把我当成君莫笑……呃,那一个‘君莫笑’,现在你要攻击我,出于职业选手的专业素养,你一定会对这个攻击行为的结果有所预测。”


一边说,叶修一边把王杰希的手掌面向自己,五指张开,再合拢。“好了,你的法术放出来了。”他说,“这是个面对面的攻击,不是偷袭,我当然看到了你的动作。你是王不留行,我是君莫笑——嗯,这次不是那一个‘君莫笑’了,那么,你觉得这记攻击我是会无视,还是会闪避呢?”


话说到这里,王杰希早已听懂了叶修的意思。他盯着自己的手,表情严峻。


“没错,我闪过了。”叶修说着往横向跨开了一小步,“如果你的对手是大漠孤烟,结果可能会不一样,但我是君莫笑。某些特定情势除外,通常情况下散人不是一个强硬的刚正面的职业,何况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操作就能化解的攻击,拼血防并不是君莫笑的优势项目,这种非必要伤血我一定会尽可能避免,哪怕会因此稍微失去一点点先机,但后发制人恰恰是我的长项,我并不一定会因此损失什么。”


“所以你会避开。因为我知道对手是君莫笑,潜意识里就已经作出了判断。”


“然后我就真的避开了。就像我知道对手是君莫笑,所以对手就用出了我以为不可能见到的技能组合。”


因为在你的心目中,君莫笑代表的始终不仅仅是你自己——这句话王杰希没有说出来,他知道也不必说出来。


叶修继续说:“我们看到的是同一个‘君莫笑’,但他的行为模式,却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不同的人潜意识的影响。这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其实跟第二层的时候你们在各自的相位里遭遇的战斗根本就是同一套东西。”


王杰希点头,的确,当时他们每个人都能恰好遭遇那个他们最想遇到的对手,那并不是偶然。原本以为“君莫笑”的一些行为模式是出于AI预设,但如果不是,如果仅仅是因为影响他行动的是每时每刻他们每个人心里的那个君莫笑……


他已经亲身经历过类似的情形,知道这不是不可能,倘若真的是同一套东西,那的确很多地方都能讲通,不同的只是这次对手是被预先设定成了君莫笑的样子。但……


“伏龙翔天又该怎么解释?”


叶修沉默了。伏龙翔天,按照刚才的推论,只要对方是“君莫笑”,就绝不可能使出伏龙翔天这样的招式。


君莫笑使不出伏龙翔天,这个推论错了?不,还有一种情况。在那种情况下,这个看似不可能出现的组合是有可能出现的。


叶修显然是想到了,缓缓看过来,王杰希忽然觉得心惊。






=============


前面的调查帖,为了方便手动统计我就不一一回帖了,在这里综合回应一下。


我约略统计了一下目前为止的票数,可以下决心开始筹备制作了,撒花~


感谢大家支持,也感谢亲友们的支持^_____^




关于港台朋友们的购买方式我会考虑,实际方案等确定下来之后再通知。特典先看做成什么样子再说吧,说不定我弄得很奇葩你们都不想要Q Q


至于那个某人提的肉……咳咳,看我认真的眼神:有没有肉和是否真爱没有必然联系(严肃脸耍流氓


事情的真相是,这篇文的节奏就摆着这儿的,慢得跟蜗牛一样,我设想了一下,就算是番外也真心插不进去肉啊,哭晕在厕所隔壁……

评论
热度 ( 300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