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番外)我还活着,最近诸事不顺……准备买买买

异动之瞳

威尼斯冬天的夜晚,暗得发绿的天空中不时的迸发出耀眼的光芒,风从海上吹过来,扩散进不同的河道上,吹得往日平静水面不停的翻卷。此时往日的航道上穿梭不息的黑色贡多拉早已不见踪影,而河岸边灯火通明的精美建筑也早早的熄灭了宴会厅里的灯火,偶尔会有那么一扇窗户后面透露着昏暗的烛火。整个水城都陷入一种诡异的死寂,唯一还灯火通明的地方是早已经被海水漫过广场的大教堂。

驱魔师乘着黑暗进入教堂里时看到的是城市的守护者的雕像前摆满了点燃的烛火,下方跪着数百名手执经文吟诵的修士,领头的就是这个区域的红衣主教光亮的秃头。而迎接他的是教堂里唯一的还站着的一位白袍的修士,此时他站在红衣主教的旁边,烛火的映照下显得那身白袍异常耀眼。

白袍的修士见到他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驱魔师引入一个边门然后转身点燃一支烛火,带着驱魔师登上了礼堂旁边的钟楼。在高处能够把整个陷入黑暗的威尼斯都收入眼底,而远处的海面上,在翻滚的绿色卷云中,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直逼威尼斯。扑面的狂风和不断翻涌而来的海水给人说不出的压迫感。

“肖计算过了,按照现在海水的上涨程度,整个城市都会被淹没。今天早上圣遗物出现了异动,主教就把守夜人全部派了出去,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异象,而到了傍晚,海水开始不停的上涨。我留在这里准备随时接替主教维持结界,但是等它真正来到的时候……”白袍的修士顿了顿,“大概就是这个城市最后的灯熄灭的时候。”

他身边的驱魔师却歪着头听着风声,似乎全然没有在听,指着远处的云层问了一个风马不接的问题,“你觉得它为什么而来?”“不知道,但是它不是魔物,所以……”“所以它来找东西!那个东西也是从海上过来的。”“每天从海上来威尼斯的货物多如海里的游鱼,你要怎么找那个东西。”“那个东西就在这里。”驱魔师轻轻拍灭了风中摇曳的烛火,“来的那个家伙速度很快,所以东西是最早也是昨晚才来到威尼斯,而早上守夜人就把城市翻了个底朝天,我对这帮子乌鸦一样令人不悦的家伙们非常了解,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异象,那么就是城市里面没有。所以唯一没有被翻过的是这个教堂。”

“灯下黑吗……”随着白袍修士的呢喃慢慢远去,驱魔师已经从高高的塔楼上一跃而下,刚才他用风将所有的声音从整个教堂中聚拢在他的耳边,风吹过旁边黑色的侧楼二楼的空荡走廊时混杂着一丝异响,像是陶器磕碰在石头上的声音。

 

驱魔师摸进二楼走廊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下雨。走廊里回荡着雨滴打在石头上的声音,远处逼近的滚雷的声音,还有那个抱着陶罐的男人有些嘶哑的笑声。那个笑声并不响,但回荡在黑暗空旷的走廊中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驱魔师踩着特有的步子轻轻地走到他的身后温和地问他:“你手里的陶罐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个男人没有回答而是用嘶哑地嗓音发问:“你觉得天堂是什么样子?”

驱魔师想了想用一个比较模糊的回答:“一个能让所有去那里的人都觉得幸福的地方。”

那个男人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他发出怪异地笑声,然后自言自语道:“对,所有人都会想要去天堂。我是这么的仁慈,我会把这个城市的所有人都带去哪里,所有人都会高兴的,我是……”然后男人似乎是察觉到身后的驱魔师准备有所动作,他猛地转过身用苍白消瘦到几乎只剩下骨头的脸堆出一个狂热的表情。他问驱魔师:“你是不是不相信?不,你要相信我,神给了我凭证,我现在是他的使者。”男人凑近了驱魔师举起了手里面的罐子,而驱魔师却往后退了一步试图拉开距离。罐子里的东西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动静,但是驱魔师却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因为那个自称神使的男人虽然像个妄想过度的疯子,但是他的双瞳,却明亮的像黑夜里面的烛火。那是大量的光元素堆积的结果,只有最高等级的神职人员偶尔会使用相关的咒语来召集这种密度的元素。而男人本身却丝毫没有生机,似乎他所有的生机都聚集到了他的眼中。

陶罐里面的东西很快就被男人拿了出来,递到驱魔师的眼前,那是一份金属制成的卷轴。

驱魔师在那份卷轴出现的时候闻到了一股金属的锈味,铜锈的气味。

然后伴着海水的味道翻涌而来的是黑红色的地狱的火焰和惨叫的声音,之后又马上变换成开满白色的玫瑰的花园,再然后是冰封的峡谷上有血迹流淌的痕迹……

死海古卷或者是相关的东西,这是陷入灵视中驱魔师的结论,但是他出不去。如果是普通的幻境,他还能找到破绽破开它,但是灵视却是驱魔师单方面的看到了一些东西,比如这个东西的历史。

最后的场景是驱魔师站在一片漆黑的荒原上,荒原的一头是一座高高的山峰,上面是一轮昏暗的圆月,有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抱着一个陶罐一步一步地朝着那个山峰走去,驱魔师试图看清这个人的脸,然后他看到……一双熟悉的淡漠眼眸,有一滴水从那张脸上的眉间滑落。

驱魔师楞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似乎已经不是在灵视中。眼前的人是几个月前传说失踪的审判局局长,此时他披着黑色的斗篷,一副落汤鸡的模样,水在他的脚边形成一个小小的溪流。

而这个模样凄惨的局长在驱魔师缓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过来帮忙。”

最后他们两人用黑山羊的角,吸血鬼的血,蟾蜍的眼泪等材料,在驱魔师画好的炼金阵上召唤出了异族的火焰融化了那份铜卷。

看着铜卷上的文字慢慢融化,驱魔师问身边的人:“为什么不用你常用的火焰?”

黑袍的落汤鸡看了看倒在角落里的疯男人解释到:“炽天使的火焰会直接开启大门,即使这是个仿品。但即便是个冒牌的神使,给他些时间,也能发挥作用。”

“那么上面的真的是天国吗?”

“……不是”

“我想你需要马上去佛罗伦萨。”黑袍的青年在离开前留给驱魔师一句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话,接着消失在夜幕中。

之后发生的事使得驱魔师如他所建议的那样,在黎明未到来之前就离开了威尼斯,只身前往佛罗伦萨。

 


评论
热度 ( 5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