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最多三章,一定完结,绝不扯皮!!!!!)

子夜的幻境

曲子很快在袅袅的香烟中戛然而止,而驱魔师则等着主教把一个章节哼完才起身。离开房间前,主教顺手把那个香薰球挂在了驱魔师的脖子上,拍了拍他的头说:

“我怕一回头你又倒了,带点提神的东西比较好。”

驱魔师觉得那玩意特别碍事,但是考虑到之前的情况,他就把香球别在左肩膀上,远远望过去就像是手臂着了/火的感觉。主教无奈的发现居然还有人比局长更加随便,毕竟局长当年只是把这玩意挂裤腰上了。

门外的空间被扭曲成了一个迷宫,数条岔路口被笼罩在白色的烟雾中。确认无法得知方向后主教熟练的从驱魔师的左后肩上掏出了他的那个银色罗盘,顺便把香熏球塞进了他的衣服里。

大概是香薰起了作用,驱魔师跟着主教穿越过那片迷雾的时候便没有再遇到奇怪的情况。

 

这次很快就到达了迷雾的尽头,有些奇怪,远远看过去是一大片粉红色的空地,闻起来还有花茶的味道。

“感觉是姑娘们的茶话会,要过去看看吗?”驱魔师惦着脚尖观察了下,向身边的主教征询意见。

“先到边缘处看看情况。”主教检查了下周遭,发现除了迷雾只剩下前面的那片粉色。

往前再走上一段路,就到了迷雾和那片区域的分界线处,在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后面一直缭绕的迷雾突然变淡,露出妆点着粉色缎带和蕾丝桌布的桌子,上面摆着精致的茶点和装着花茶的茶具,茶杯的上方似乎还飘散着淡淡的水汽。香味就是从这里飘过来的。但喝茶的人不在这里。

再远一些的地方有几个藤曼环绕的拱形门,同样被粉色的缎带妆点,下面站满了模糊的影子。影影绰绰地看不太清楚。

驱魔师向主教打了个手势,然后扛起银色的伞,一抬脚点上白色的蕾丝桌布,高高的跃起,几个起落后,钻进了离影子最近的桌子下面。确认没有引起影子的注意后,驱魔师小心地探出头,以一个猥琐的姿势往那边偷窥。

从服饰上来判断,影子们都是少女的模样,或者说曾经是少女。有牧羊女的灰色裙摆,也有贵族小姐的层层叠叠的蕾丝长裙。如今本不会站着一起的她们都低着看不清面目的脸望着跪在拱形门下面的某个穿着白色睡袍的女性。从轮廓上来看,驱魔师推测是那个买走了盒子的女性。此刻她背对着驱魔师,低着头,双臂收在身前,看起来是捧着什么东西,或者是单纯的在祈祷。而她的面前只有那几道圆拱门。

调整下姿势后驱魔师发现圆拱门的上方飘着一个白色的东西,由于桌子下面的视野有限,驱魔师只能把那件银色的武器悄悄的从桌子下面伸了出去。相对于活的东西,没有生命力的武器,不怎么容易引起注意。借着武器表面的反射,驱魔师看清了那个东西的全貌:一条里面空荡荡的白色罩裙,上面不自然的歪着一张惨白的脸,脸上只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睛,没有其他的五官。在脸的上方还飘着一块黑色的石头一样的东西,整体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将一个恶趣味的人偶的脖子和一块石头一同绑在一根看不见的线上,然后从上面悬挂下来。以驱魔师曾经见过的那些崇拜恶魔的异教徒所使用的扭曲雕像作为对比,这东西就是个恶作剧玩具的级别,至少看起来是。

就在驱魔师思考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那双映在武器表面的暗红色眼睛动了动,在银质的武器表面晕开一片铅粉色。回过神时,驱魔师发现他的武器已经变成了变成一把布满粉色蝴蝶结的蕾丝阳伞,而这种变化正在往他抓着伞柄的手臂上蔓延。很快驱魔师发现他已经陷入了一堆由蝴蝶结和蕾丝布置而成的陷阱中,在桌子下方狭小的空间里面,从其中挣脱较为困难。

等主教慢吞吞地从几张桌子的底下爬到驱魔师所在的位置时,看到驱魔挥舞一把女士的蕾丝伞,挑开重重叠叠的蝴蝶结,努力和这个粉红色的陷阱做着斗争。

再收获一枚你是不是傻的眼神后,主教从右手臂上拔出一把银色的长匕首,三下五除二地把陷阱给破坏掉。

用指尖挑起散落一地的缎带,仔细的分辨后,驱魔师意识到一个不太妙的情况。

“我们现在是在幻境里面,还是这是真实发生的情况。”

“幻境的话我肯定早就被发现了,”主教掰着一根手指,然后竖起第二个手指“但是你所触摸到的东西是无中生有的,这与现实相违背。所以这不是现实。”那么还有最后一种可能性,主教掰着第三根手指分析:“听说过梦之间隙吗?不同的梦境会相互重叠,多个梦境交汇时会互相排斥,形成一个狭窄的空间,是梦境主人们的盲区,梦魔就躲在这种地方吞噬梦境。”

“猜测靠谱吗?”

“大概吧。”

“现在怎么办?”

“等……雾散吧。”

“那么主教要不要听听我的猜测?”也没有等主教回答,驱魔师就接了下去。“我看见了那个被噬魂藤同化的女孩的灵魂,她脖子上方还绑了一块黑色的东西。主教觉得那个是什么?”主教没有回答只是把玩着他那个布满伤痕的装着安息香的镂空香薰瓶,然后抛给对方一个继续的眼神。

“是梦魔骨头?我记得你说过那个女孩是一个祭品,和噬魂藤一起将她吞噬的灵魂困在她的梦境里面,慢慢吸收那些女孩的灵魂来滋养那个藤曼?而那块骨头是这个梦境的核心用来制造这个梦境?”

“很有道理,但是那些女孩的灵魂还是完整。所以这不对。”主教将手中银质瓶子抛给驱魔师,示意他好好观察下里面的那块骨头。

驱魔师念了几个咒语之后意识到在他们脑袋上面的那块骨头其实是一个放大器,梦境的核心是噬魂藤,它附身于那个女孩的梦境制造出一个囚笼,把其他的灵魂困于其中,使灵魂们错以为自己还活着,然后灵魂产生的思绪和梦境在囚笼中堆叠、坍塌出一个可以模糊虚幻与现实的空间。而那枚骨头则像是在夜钓时的提灯,在黑暗中吸引猎物。

“会来什么?”驱魔师把香薰瓶抛回主教,露出一个洗耳恭听的表情。

主教歪着头看着他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然后盯着驱魔师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天堂。”

驱魔师觉得耳边似乎有轰鸣响过,他分不清是城堡外的雷声穿过层层厚重的墙壁和重重的迷雾,抵达这个空间;还是数个月前他在同样一个雷雨交加的雨夜见到带着那个陶罐的疯子是那道遮天闪电带来的滚滚的雷声的回响。

“你觉得……天堂是什么样子的?”主教的声音和那个疯子的声音似乎重合在了一起,应和着雷鸣将一段被掩埋的记忆从某个角落卷了出来,洋洋洒洒地抖落了驱魔师一脸。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