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paro02

雨夜

离开地下拍卖场后,驱魔师顺着主教给的地图在几个中庭与城堡的通道中饶了好几圈后回到了和主教预定好的图书馆内。在他从一个书架背后的密道里爬出来的时候,看到身穿白色亚麻长袍的主教背对着他站在漆黑的落地窗前面,看不太清的外面似乎是有群魔在乱舞。主教听到背后的声响回过头,他看了看驱魔师后说了什么,但驱魔师没有听清。窗外先是被照得透亮,映出外面被撕扯的一道道黑色枝丫,紧接着城堡外面传来了轰鸣的响声,脚下的地板似乎也跟着雷声微颤。

驱魔师走到主教的身边,静默地一同看着窗外的闪电将远方的山谷照亮,狂风卷着明亮的河水奔向着地势较低的城堡的护城河。

“五月的托斯卡纳不会有这样的暴雨,有也不会太久。”

“对面沉不住气了,想要速战速决。”

“夜枭送来消息,离开这里的路被冲垮了。他被拦在了对面。”

“今天午夜以前,来了最后一批客人。你的熟人。”

“舞台已经准备好了。”

主教的声音在雷鸣中显得很遥远,但驱魔师一字不差都听清楚了。

 

在极端的天气里面,人是会胡思乱想的。特别是在窗外的情景犹如神降下洪水般惊心动魄时,躲在屋檐下有一种微妙的不安感。房间里面的桌子上是主教接好的探测器,在雷雨声中发出着几乎不可闻的啪嗒声,探测器的旁边是一个金色的香薰球,里面燃着松香和艾叶的混合香料,是主教为了驱散石板中透出的湿气而点燃。驱魔师盯着那缕袅袅的白烟,思考着白天见到的那张躲在藤曼里面的惨白的脸。

抛开扭曲的表情,那应该是一张美丽的少女的脸,但是这跟以往饲养这种魔物的初衷有偏离。这玩意养来是吃它的叶子的,为了张漂亮的脸养它不如养个魅魔什么的。除非是某个矫情的贵族为了保持食物的美观。这样算来能够符合条件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家族,但这里还是有个悖论,到那个层面不需要养这种危险的魔物。背后那个天使都能养出来,犯不着这么掉价。所以这个魔物存在的动机是什么,谁在饲养它,为什么它会被八音盒里的那首曲子吸引……

曲子……公主和吸血鬼提过,这盒子会开启去另一个空间的通道,比如中庭,但是主教的意思是曲子把魔物招了过来。除非主教做的两个仿品里的炼金阵有差别,不然就是主教交代的时候遗漏了什么。就最近的经历来看,应该是后者。

于是一向行动力很强的驱魔师,把身后装完逼就倒头装死睡觉的主教抓了起来,还很贴心的摇了摇他的肩膀,防止主教接着装睡。成功收获一个你怎么不去死一死的嫌弃表情。

在驱魔师再三地追问和摇晃下主教懒洋洋地开口回答“炼金阵是一样的,你那么好奇,就和那个买下盒子的夫人一起等等吧。至于谁养的这个玩意,你以后会知道的,不过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她其实是个祭品。嘘,开始了。”

主教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后,驱魔师听见一直发出啪哒啪哒声音的仪器似乎是卡了壳一般安静了下来,然后黑色的表面亮起了涟漪般的纹理,接着整个盒子自动打开,里面黄铜色的结构一一翻转,露出中间一个像是环形竖琴一样的银色炼金阵,里面的几根银色的竖线闪了闪,开始演奏那首曲子。

“接收器收到信号后,两边会同时演奏,黄铜结构是个转化机构,我们这边没有符合条件的女士,所以门不会为我们敞开。转化机构就负责给我们开一扇边门,能够溜进去。”

“我们是原地守候还是,出去?”驱魔师拿出那把银质的伞,挥了挥“这里打起来没法转成长矛的形态。”

“等曲子结束,我们出门。”主教盯了会儿那把变换了好几个形态的武器,似乎想摸一把,但最后却只是翻开了他自己的那本圣经,开始哼起歌来。

驱魔师听了一会儿,发现不是圣歌,而是那首八音盒里面的曲子 


评论
热度 ( 4 )

© 菌菇菇-人生就是一盘pasta | Powered by LOFTER